首页 > 正在更新中...

金银花开

2017-09-21 17:01 点击数: 来源: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字体:

 

五月初,院中那一株金银花开了,儿子博文今年才四岁,独自一个人在院子里玩耍,突然惊呼一下,“爸爸,快来看!金银花开了!”这株金银花才栽一年便奇迹般地开花了,我也觉得很是惊讶。据说这株金银花是隔壁二奶移回来的,从合肥新桥机场她一亲戚家要的,虽然仅有零星几朵点缀其中,但整个院子里好像一下子就清香一片了。听娘说,咱家屋前房后,以前她也栽过不少株金银花,但大多数都是花开一季,唯有这一株可以月月花开,月月赏花。

一到晚上,待博文入睡后,我就会习惯性地躺在床上,一个人翻翻书,听听音乐,无意中发现书里竟多出一朵新鲜的金银花,这让我既欣喜,又觉得吃惊,心想该不会是博文的恶作剧吧,想着想着便欣慰地笑了。看着博文熟睡的样子,我偷偷亲了一下博文的脸蛋,并暗自为其高兴,因为这么小的年龄,似乎已懂得“送人玫瑰手留余香”的道理了。我突然觉得,博文真的了不起。后来听娘说,这是博文送给我的小小礼物,但他跟奶奶说,不能对任何人说是他送的。虽然只是一朵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金银花,但作为儿子送给爸爸的礼物,这着实让我受宠若惊。

说到金银花,那天晚上我久久难以平静,躺在床上想了很多,还想到了曾经送过我金银花的小姑娘和她的故事,虽然已隔十年,但发生在小姑娘燕子身上很多事,至今我依然历历在目。

大学毕业后,我拿着皖西学院那张毕业证书,回到了寿县众兴镇一所私立学校教书,虽然当时学校条件很艰苦,但喜欢安静爱好思考的性格却深深地影响了我,并鼓励我选择留在了农村,渐渐地,我也习惯了那里的艰苦执教生活。在学校里,教书匠的生活会略显单调,除了教学批改作业,便是读些感兴趣的书籍,几乎每天都是这样,大家都在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同一件事。因为兴趣所致,我经常会一个人在办公室里傻坐着,偶尔也会写点与生活有关的散文和诗歌,并且在语文课上,选几位声音洪亮的同学有感情地朗诵起来,这样我和同学们的距离逐渐就拉近了,平时课余生活自然也充实很多。就这样,我一边坚持教学一边坚持创作,久而久之,我自然而然地就有了少许的文学积累和沉淀,每每写起诗歌来便会感觉驾轻就熟,多是一气呵成。这些即兴创作的诗歌大家读起来朗朗上口。

在学校这段时光,我的创作欲望突然变得很强烈,此时在我眼中,无论是老师学生,还是窗外的花草树木,抑或是池塘边的洗衣女孩,都在我的诗歌中找到了自己的形象,也变成了我诗歌的素材。很多同学受我的影响,不仅私下里背诵我创作的诗歌,也开始尝试创作诗歌,抒发属于他们自己的内心世界。这些学生作品虽然文笔略显稚嫩,格式也不太符合要求,但很多诗歌的语言都是很优美的,而且也能给人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我的很多原创作品后来不经意间在学校传播开来,不仅我班同学引以为豪,连很多家长也会在朋友面前骄傲地说,咱家孩子班主任是位作家,写了很多诗歌呢!因此,我的办公室也不知不觉地热闹起来,作为初三年级主任,很多初一初二的学生也主动找上门来,有的是来借书的,有的是来聊天的,但大家都为一个共同的理想而来的,那就是怎样才能够成为一个作家。

就这样,我们走过了寒冷的冬季,迎来了百花盛开的春季,校园里突然间变得更有生气了。有一次,我突然发现办公桌抽屉里多了一束金银花,是刚采摘下来的,每个花瓣都是新鲜的,而且隔几天便会送一次,虽然每次只有一束,但整个办公室都是一片清香。说来也奇怪,有半个月了,我却从未见过送花的人,问及同事和同学们,他们也说不知道是谁。时间久了,大家都习惯了麻木了,也就没有人再提送花的事了。虽然那些日子都在忙碌中度过,但我心里一直很纠结,很想知道到底是谁在为我送花?又为什么要送花?有一天,我班一班干突然对我说,他曾经遇到过一低年级同学经常在中午时间出入于我办公室,好像是每隔几天来一次,到我办公桌旁,似乎放下什么就离开了,每次都选择中午办公室没人的时候。我原本想尽快能找到这位送花的女孩,以表达一下我的谢意,但在我内心却又动摇了,生怕这样做会惊吓到那个小女孩,更担心哪天会打断小女孩送花的故事。

因为考试成绩与老师绩效直接挂钩,老师们也不会去太多关注学习之外的事情,大家都在关心各班月考成绩排名工资发多少等等,至于我所关注的送花女孩的故事,时间长了,大家自然而然都不再关心了,更无人再提起了。在我的抽屉里,金银花依旧散发着诱人的香气,而我的教书生活依旧没有多大改变,仍然坚持一边上课一边创作,金银花依然会被隔三叉五送到我抽屉里了。

“救救我的孩子,救救她吧!”有次上第一节课时,突然从教学楼下传来一片哭声,我下意识地从三楼迅速跑到一楼,想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刚到校长室,我就发现一学生家长瘫坐在地上,满脸泪水,一直在向校长哭诉。地上躺着一位小女孩,满脸惊恐,在持续抽搐着。出于同情,我什么也没问,便背起小女孩往医院赶,希望小女孩能及时得到救治。“争分夺秒,时间就是生命”,我一边匆忙赶路,一边默默念叨着。才到医院门口,我便累得上气不接下气,自己一下子就瘫坐在地上。经过医生紧急抢救,小女孩被从死神手里拉回来了,暂时转危为安。

据值班医生介绍,这位小女孩已有多年癌症病史,这次发病很突然,幸亏送来得及时,否则后果不堪设想。从小女孩同学那里我了解到,小女孩是我们学校一年级的学生,人不仅热情也很善良,性格还很外向,整日在校园里就像个小燕子,于是左邻右舍都不再喊她名字,干脆就叫她小燕子。小燕子学习一直很用功,成绩也很好,两年前却被查出患上了脑瘤,在安医附院进行了初次手术,不久便回到附近学校坚持学习。

小燕子发病的事自然而然便在学校传开了,很多老师和同学都主动到小燕子班帮助她辅导功课,并安慰她,不要灰心,积极面对生活。有一天我班一同学跑到我办公室,她跟我说,她看见每次悄悄进入办公室的那个小女孩,就是那个低年级得了癌症的女孩。突然,我也似乎发现,办公室里突然少了些什么,而在小燕子住院期间,办公室里再也闻不到金银花香了。同事们也在埋怨,这花怎么就突然没人送了呢?

小燕子康复后,很快又回到学校,但家里的金银花已经凋谢了,为此,爱送花的小燕子似乎也很失落。有一天小燕子突然来到我的办公室,说是要来感谢一下老师,那天能及时送她去医院就诊。术后的小燕子看上去很憔悴,脸色也不大好看,但始终微笑着,给人的感觉还是很自信的。小燕子说,有时候她会觉得生命很短暂,花儿开了也会有落的时候,她的生命也会如此,或许不会很长,但她从未选择过放弃生活,就像她喜欢家里的金银花一样,因为她早就明白了和花开花落一样的道理。小燕子说,因为治病,一家人都努力了,除了两间破房子,家里再也拿不出钱了,还有弟妹要上学,她不会再浪费一分钱了。小燕子还说,也不知为什么,她虽买不起书,但她却爱看书,即便是借来的书,她也会看上十多遍才放手。小燕子也承认,她家穷,没钱买书,她最幸运的是遇到了像我这样会写文章的老师,虽然不是她的授课老师,但她从我班同学那里抄了很多我创作的诗歌,比如《魂断双墩王墓》《打铃女》《那女孩》等,这些诗歌,她不仅读得朗朗上口,还能把很多诗歌背诵下来。

久而久之,通过交流,我和小燕子渐渐熟络了很多,彼此除了谈学习创作,还会谈到生活和梦想。在学校里,小燕子根本不像一个正在被疾病缠身的女孩,她天真开朗,她憧憬生活渴望学习。小燕子知道,她或许未来不能为父母撑起这个家,但她也不想再让身边的人为她掉眼泪,现在留给她的只有坚强。小燕子是个很有灵性的小女孩,她和很多小女孩一样,不仅爱花,更爱美。小燕子说,她的很多快乐都是源自老师的诗歌,有很多快乐也是在老师的诗歌中被定格的,她希望在这金银花开的季节,老师能创作出更多和金银花一样美丽的诗歌,能带给小伙伴们更多的快乐和知识。

过了些日子,又听说小燕子病情恶化了,急需救治,一家人整日以泪洗面。一听见小燕子的噩耗,一想起送我金银花的可怜小女孩,我便陷入思考,想再为小燕子做点什么。为帮助小燕子度过难关,为唤醒身边散落的爱心,于是我决定为小燕子的经历写一篇通讯报道,呼唤大家伸出援助之手。

那天,晚自习刚下,我便赶着夜色去了小燕子家,小燕子正躺在病床上,浑身抽搐着,声音沙哑。可是小燕子很坚强,看见我来了,虽然已疼痛难忍,但她一直在微笑着。她在我耳边轻轻地说,老师,这次我可能真的不行了,但她会微笑到最后一刻,因为她不想再看见身边的人为她掉眼泪。

小燕子兄妹三人,弟妹还在上学,为了治病,家里已穷得家徒四壁,除了吃饭,家里早已拿不出任何钱给燕子治病了,亲戚那里也是债台高筑。那晚,从小燕子家回到寝室,我彻夜未眠,通宵达旦,赶写出了一篇小燕子与病魔抗争的感人稿件。我撰写了一篇报告文学《我愿为癌症女孩插上理想的翅膀》。文章一经学校广播站循环播放,便引起了全校师生和教育主管部门的关注,全校师生纷纷向苦难中的小燕子伸出了援手。当地政府和教育主管部门也及时为小燕子争取政策支持,为其排忧解难。此稿也引起了《安徽青年报》《安徽市场报》等多家省城媒体的关注。经省级媒体报道后,有很多热心人为其送钱送物,安医附院又为其减免了很多治疗康复费用,小燕子又一次幸运地从死神手里逃脱。

后来,因工作变动,我不得不离开那所曾经让我欢喜让我忧的学校,离开了一段与金银花一样美丽的学校生活。工作之余,我依然时断时续地和小燕子的家人保持着联系,关注着这个曾经送我金银花的患癌症的小女孩。刚在杭州安顿下来,我便收到了小燕子妈妈发来的信息,说小燕子已经去世两个月了,感谢袁老师一直对小燕子的关注。再后来,只要晚间想起小燕子和病魔抗争的情形,我便一阵惊愕,因为我也深深地明白这样一个道理,人在自然和病魔面前是很渺小的,有时甚至是无能为力的,但我也知道,小燕子的生命已真的无可挽回,可是小燕子送我的那些金银花一直活在我的脑海中,香飘在我心中,并在鼓励我激励我永往直前。

虽然这个故事已经过去十多年了,但在这个金银花开的季节,我突然觉得应该写点什么了,并以此来纪念这个曾经活在理想诗歌里给我送金银花的小女孩。

(原载《淮南文艺》2017年第3期总238期)

作者:袁 远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