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南子》系列文集︱淮南王刘安其人其事

2017-06-23 16:44 点击数: 来源:中国文史出版社
【字体:

淮南王刘安是最后一任淮南王。刘安在汉文帝元年(公元前179年)出生,汉武帝元狩元年(公元前122年)因“谋反”自杀身亡,年58岁,在位42年。 

汉文帝八年(公元前172年),前一任淮南王刘长被废王位,在旅途中绝食而死。文帝十六年(公元前164年),文帝把原来的淮南国一分为三封给刘安兄弟三人,刘安以长子身份袭封为淮南王,时年十六岁。

刘安才思敏捷,好读书,善文辞,乐于鼓琴。他在淮南王任内建树颇多,是最为杰出的一位诸侯王,堪称人格端庄、政绩卓著,学养深厚,文采风流。曾"招致宾客方术之士数千人",集体编写了《鸿烈》(后称该书为《淮南鸿烈》或《淮南子》)一书,该书包罗万象,既有史料价值,又有文学价值。  

淮南王刘安(前179年—前122年)是一个博学多才的知识分子,一个硕果累累的文学家、音乐家、哲学家和自然科学家。



《史记·淮南衡山列传》中说:“淮南王为人好读书鼓琴,不喜弋猎狗马驰骋。”可知,刘安具有中国传统知识分子的性格和嗜好。春秋时期儒家始祖孔子爱好读书,几乎达到疯狂的程度,他“发愤忘食,乐以忘忧,不知老之将至云尔”。刘安也是寄情于读书和弹琴之中,当然也是以此来避免猜疑和陶冶自己的情操。对公子哥儿精熟的骑马射箭、斗鸡走狗之类,他压根儿没有一点兴趣。

刘安学识渊博,才思敏捷,以其终身刻意的求索,为我们留下了一座智慧的宝库。

在音乐方面,他特别喜爱汉初广泛流行的楚声歌曲,韵散结合的歌诗和汉赋,他最精熟的乐器大约是琴,在《汉书·艺文志》中,还留下了淮南王所作《琴颂》这个篇名。

在汉武帝(前156年—前87年)即位的第二年(前139年),按辈分算作武帝从叔的41岁的刘安,前往京都朝拜年仅17岁的汉武帝。武帝对这位学问广博,善为文章的叔父本来相当尊重,由中央发至淮南国的诏书文告,经常要请当时的辞赋国手司马相如(?前179年—?前118年)等人,仔细斟酌推敲,然后才正式发出。这次刘安亲自来朝,武帝自然喜不自胜。刘安送上的礼物,就是新近完成的《淮南内篇》(即《淮南子》)。汉武帝是第一次看到这样洋洋洒洒数十万言的鸿篇巨制,爱不释手,并命令皇室秘府把它珍藏起来。



刘安的文学创作活动,比较突出的是赋体和歌诗。汉赋是在《楚辞》和先秦散文,特别是战国纵横家长于论辩的遗风下产生和发展起来的,几乎统治了汉初的文坛。汉初辞赋高手风起云涌,群星灿烂,如贾谊、枚乘、邹阳、东方朔、严忌、朱买臣、司马迁、司马相如等。许多文人因为奉献辞赋而被汉武帝任为高官。在淮南王国都,也集中了大批的文人学士,从事创作活动,使辞赋创作出现了空前的繁荣。东汉学者王逸在《楚辞·招隐士·序》中曾经这样记载:

昔淮南王安博雅好古,招致天下俊伟之士,自八公之徒,咸慕其德而归其仁。各竭才智,著作篇章,分造辞赋。” 

现在仅从《汉书·艺文志》中保存下来的篇目看,就有“淮南王赋八十三篇,淮南王群臣赋四十四篇”。它的数量占《艺文志》中所列“屈原赋类”总数的三分之一,可知成就是怎样的显赫了。可惜这些篇目和内容都没有保存下来,只有梁代萧统编的《文选》中把《招隐士》题为刘安作。另外在《古文苑》中尚收有一首题为刘安所作的《屏风赋》,寄托作者怀才不遇的怨恨,批判了不重人才的社会现象。



淮南王刘安在第一次朝拜汉武帝时,还写了两篇类似《诗经》中“颂”体的赋,一篇是为武帝歌功颂德的,叫《颂德》,一篇是描写赞美汉朝国都长安盛美的,叫《长安都国颂》。这种赋体,后来开创了咏都大赋的先河。班固的《两都赋》,张衡的《二京赋》,左思的《三都赋》,都是在其影响下产生的。

刘安在歌诗方面的创作也很有特色。在汉初,中央机关曾专门设立乐官,主持搜集和创作诗歌的工作,这些诗歌是可以配乐演唱的。后来这些诗歌就称为乐府诗,当时叫“歌诗”。淮南王刘安和他的众多的门客,在创作歌诗方面的成绩也是相当突出的。《汉书·艺文志》中载有“淮南王歌诗4篇”。此外,在《淮南子》中还有关于楚声民歌的记载:“歌《采菱》,发《阳荷》。”“欲美和者,始于《阳荷》《采菱》。”这与《楚辞》中的《招魂》记载是一致的:“陈钟按鼓,造新歌些;《涉江》《采菱》,发《阳荷》些。”可惜这些歌诗连题目都没有留传下来。

刘安在学术研究方面的成就也是突出的。《周易》相传为周文王所作。《汉书·司马迁传》:“盖西伯拘而演《周易》。”在《汉书·艺文志》中列于篇首的便是《周易》,并记载了汉代研究《周易》的18种学术著作。汉武帝即位以后,设立了五经博士,招揽了一大批国内著名的学者,传授和研究五经。这时,淮南王刘安也聘请了9个通晓《易》学的先生,刘安称之为“九师”,并且写出了研究《易》学专著《淮南道训》两篇。在《淮南子》这部专著中,明引的《周易》也有12条,暗引也还有很多条。可知刘安对《易》学的精髓了如指掌,并且运用自如,恰如其分。

刘安笃志学术,爱贤如渴,在他的客馆里,数千名才华出众的各种人才,各献技艺,使淮南国都成了文人荟萃的“稷下”,各种学术著作也都应运而生。淮南王刘安的著述,主要的有20多种;其他的著述还很多,有的疑为伪托。淮南王著述之丰富,涉猎之广泛,都是无与伦比的。



(宋)高似孙撰《子略·淮南子》,称赞淮南王刘安为“天下奇才”:

少爱读《楚辞》“淮南小山”篇,聱峻瓌磊,他人制作不可企攀者。又慕其《离骚》有“传”,窈窕多思致,每曰:“淮南,天下奇才也!”又读其书二十篇,篇中文章,无所不有,如与《庄》、《列》、《吕氏春秋》、《韩非子》诸篇相经纬表里,何其意之杂出,文之沿复也!淮南之奇,出于《离骚》;淮南之放,得于《庄》、《列》;淮南之议论,错于不韦之流;其精好者,又如《玉杯》、《繁露》之书。” 

刘安从汉文帝十六年四月丙寅(前164年)即16岁时,被封为淮南王,到汉武帝元狩元年十月(前122年)自杀,其间经历文、景、武三个皇帝,为王42年,享年58岁。在刘安为王的日子里,曾经在淮南国七年朝拜过汉文帝,十三、十九年朝见过景帝,二十六年朝见过汉武帝(武帝即位第二年),在相当长的时间里,这位一介书生的侯王,同父辈、兄弟辈、叔侄辈的皇帝之间,均相安无事,表面上未见有任何不愉快的事儿发生。但是,最终却被以“谋反”之名,自杀身死,实在令人可惜。



作者:陈广忠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