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在更新中...

插花描朵话淮绣

2018-05-25 10:01 点击数: 来源: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
【字体:

儿时去淮河边姚湾村姥姥家,因喜欢到村后的小叉沟里逮鱼摸虾,常挨姥姥的唠叨。她说她像我这个年龄,早学会插花描朵了,她说我妈像我这么大的时候,一些简单的活儿也能上手了,看看你,姑娘不像姑娘、小子不像小子,将来指望什么找婆家啊!姥姥说着说着,我却一个鬼脸跑开了。

姥姥所说的“插花描朵”,就是我们民间传说中的“女红”,也就是针线活。姥姥说,女孩子大婚那天,婆家最关心的不是嫁妆有多值钱,而是随嫁妆而来、压在箱子底下的那双新人自己亲手做的绣花鞋。

新婚,要选上黄道吉日;嫁妆于新娘子先一步进婆家的门,是我们当地的民俗。公婆端坐在大堂上,一边观看请来的花鼓灯班子在院当央欢腾,一边手捧香茶静候着新娘子的陪嫁。一旦听到大门外接妆炮鸣放了,便立刻走上前去打开接亲人递上来的箱子。箱子里的其它东西都无所谓,专看箱底的绣花鞋。看鞋料、丝线的光泽,揣度即将进门儿媳妇脚的大小,最关键的是看鞋的做工与绣工。从一双小小的绣花鞋上,揣摩女方的家教程度、道德修养和为人品性,到底与媒人所说是否一致。判断与新媳妇共同生活后,应以怎样的方式与她相处。正如姥姥所说,假使女人不会插花描朵,还是不要找婆家为好。

这些岢刻的条条框框,看似陈规陋习,但不能不使后人佩服祖宗们从小管教女孩的方式有一定可取之处。许多民族的、传统的、现代近乎失传的所谓非物质文化遗产,便是这样被保护起来。

那时姥姥和我聊的最多的,不是她的过去,而是我妈在“插花描朵”上的独到功力。她说姚家是大家,庄户集中人口多,湾地、岗地一望无际。逢农忙,家里的女人和孩子都得顶劳力使,所以耽误了我妈学针线。不过我妈异常勤奋,在姥姥的教育培养下,她对绣理、走针、布纹、脉络等关健部分,认识准领悟快,不几年,可以说在姚湾村一带,已技压群芳,出类拔萃,姚家的门坎也快被说媒的踢破了。每说到这些,姥姥总是一脸的幸福,我坐在她对面,看着她被旧习俗所害、裹得面鼓底空、几乎肢断骨残的一双三寸金莲,我妈的“那两下子”,成了她非常自豪的语言。但是妈常对我说,她庆幸自己没有生在那个“裹脚时代”,年轻时能和男人们一样行走如风。时代变化之快,往往出人意料,妈尽管自己在插花描朵上得到了姥姥的真传,绣出来的东西也能拿得出手,有的还被长辈们当做礼物赠与了远道而来的客人,但没能等到她为自己做双得意的绣花鞋时,中国迎来了一个崭新的社会,大多数“老规矩”都被当作“封建迷信”破除了。到了她和我爸结婚时,别说绣花鞋,就连淮河人家婚丧嫁娶中使用的锣鼓家伙,都不用了,完全的新事新办新风尚。

不过据我观察,新社会并没有使我妈丢掉姥姥传下来的老手艺。纵然计划经济时期,生活困难,几乎所有物质都得凭票供应,布匹、线料更是紧张得要死,我妈也没让子女受一点委屈。我至今记得清清楚楚:我们小时候戴“老头帽”,姥姥赏赐的银制“八仙”,也就是我们所说的八个老头,一律指甲盖大小,一溜镶在精美的帽檐上,帽顶和帽边都是我妈精心插上去的吉祥物。在山青水秀间,在花红叶绿中,我妈用心打扮着自己的孩子,充分发挥想象,镂丝搭纱,调颜配色,绣得雀鸣鸟欢。特别我们小时候脚上穿的虎头鞋,老虎眉宇间那个驱讳避邪的“王”字,被我妈勾勒得极其耀武扬威,无不让人叹为观止。改革开放后,家里经济好转,所用的枕头套、蚊帐沿等,都换上了经久耐用的白色或粉色的确良面料,但是无花无朵,单调无趣。为了美观大方,我妈一有空便坐在门前的桂花树下,描龙绣凤。桂花树高大墨绿,八月间花香四溢,树下飞针走线的妈妈,被暖阳折射在花镜里。这幅温馨的画面,定格在我脑海深处,每回想起,眼睛潮湿,成了永远无法忘却的记忆。那年月,我们用过的手帕、使过的家纺,街坊邻居无不伸出大拇指来夸奖、夸赞我妈心灵手巧。

谁都知道我国有四大名绣,苏绣、湘绣、蜀绣、粤绣,但我们沿淮的这个插花描朵工艺,可不可以称之为“淮绣”呢?这是这些年来最令我苦思冥想的一件事情。因其针脚、针法、色彩、图案,丝毫不逊色于闻名遐迩的四大名绣,风格上同样做到了雅俗共赏,文化上也留有许多可以挖掘的空间。我不是专家,此类问题只好留给学者们研究了。

遗憾的是,我妈的这手女红神技,作为女儿的我没能秉承下来。也许是小时候太贪玩,也许是社会飞速发展引入了机器制造省时省力,或是喧嚣嘈杂的社会环境使我认识简单、浮浅沉沦……总之,种种原因都能成为我不会插花描朵的借口,说起来惭愧。如今,走在市面上、行至人流间、浏览先进时尚的电商业务,见插上花的衣服好看、描着朵的铺盖养眼,只能进店铺里买;然而对于绣饰的格调布局,不能随心所欲,又不能不说是一种怅然。

姥姥早已离我们远去,她的小脚带走了一双绣鞋的同时也带走了一种遗憾。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妈的眼睛也不能够穿针引线了。现在,家里那些早先使用过的物品,借助时间的推移,几乎消失殆尽。我不由对自己所说的“淮绣”,生了异常留恋之情。至心深处,唯愿这美好的“插花描朵”,世代传承。


作者:廖丽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