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在更新中...

寿州孔庙的前世今生

2017-10-27 10:02 点击数: 来源: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
【字体:

在中国古代,孔庙是推广儒家文化的重要礼制性建筑,受到封建统治者的高度重视,且只有在县级以上的地方政权中方可修建,其中更存在着不同等级的划分。中国的孔庙建筑体系,是我国古代封建制度的集中体现,也是古代城市中重要的组成部分,其中各地的孔庙都是按照曲阜孔庙的形制建造的。寿州孔庙是安徽省65座庙堂中建造年代最早的孔庙之一,也是全省现存17座庙堂中保存最为完好的孔庙之一,其本身历史最为悠久、规模最为庞大、文化沉淀也最为深厚,不仅在我省乃至在全国都有着非常高的科学文化艺术价值。

按照《辞海》里的注释,孔庙是祭祀孔子的祠庙。孔子(公元前551—公元前479),春秋末期思想家、政治家、教育家、儒家创始者。名丘,字仲尼,鲁国陬邑(今山东曲阜东南)人。孔子创立的儒学,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主要组成部分,为中国、东方乃至世界文明的发展做出了重大贡献。以儒学为主体的中国文化,是人类古文化中唯一从未中断、延续至今的一种文化。中国儒学历经数千年,在中国、日本、朝鲜、越南等国家长期的封建社会里,一直被当作“唯有是从”的指导思想,成为统治阶级治国安邦和平民百姓修身立业的准则。被誉为“九流十家之首”的孔子学说,至今仍在现实生活中发挥积极作用。其创立的儒家思想和学说已走向全球,目前,全世界已设立282所孔子学院和272个孔子课堂,遍布在亚洲、欧洲、美洲、非洲和大洋洲88个国家和地区,占总数的近40%。

孔庙作为庙堂建筑,除具有权威性和庄严性外,还是祭祀孔子或祭祀与地方学馆合一的地方。天下孔庙共有四类:一是曲阜孔庙,这是祭祀孔子的本庙,是分布在中国、朝鲜、日本、越南、印尼、新加坡、美国等国家及内地2000多座孔庙的范本;第二类是流落各地的孔子后裔所建的家庙;第三类是京师孔庙(北京孔庙),为中国元、明、清三朝祭祀孔子的场所;第四类是地方孔庙。前两类属于家庙,后两类属于官庙。古时立学必祀奉孔子,京师和各地的孔庙虽然被列入国家礼仪和庆典活动场所,但它们又是官府修建的庙堂与学馆合一的设施,其特点是庙堂依附于学馆之中,其功能是祭祀先圣孔子和培养地方人才。

寿州孔庙属于典型的地方性官庙,具有“庙学合一”的显著特征。寿州孔庙又称黉学、学宫、文庙,文人雅士称其为夫子庙、至圣庙、先师庙、先圣庙、文宣王庙等。《寿州志》(清·光绪)记载:“寿州宫学(孔庙),唐宋并在城内东南隅,元时移建于西清淮坊。”据此可以明确,寿州孔庙唐时在城内东南角,元泰定年初移至西街今址,距今已有1100多年历史。寿州孔庙座北向南,清代规模最大时占地2万多平方米(30多亩),占寿州古城3.65平方公里的1/180。范围包括东到今大卫巷以西、南到今县卫校以北、西至今北小长街以东、北到今黉学新村以南,原五进重院,建有万仞宫墙、训导署、仰高坊、泮宫坊、快赌坊、棂星门、奎文阁、文昌宫、儒学门、忠义祠、节孝祠、戟门、大成殿、学正署、敷教坊、明伦堂、崇圣祠、敬一亭、尊经阁等建筑30余处,规模宏大,气势雄伟,布局严整,步步深入,开朗明畅,四通八达,是一所反映儒家观念的典型古建筑,也是当时皖北地区建筑体量最大的孔庙之一。

寿州孔庙自创立以来,当地文运昌盛,人才辈出,尤以明清两代为最盛。此后,为了祭祀孔子、尊崇儒生,奖励读书、以教启智,保持寿县文化运势的兴旺发达,当地历史上曾多次重修孔庙,把各时期寿县人民对文化的理解、对生命的理念,都凝聚在孔庙的建筑之中。元马祖常在《寿州孔子庙碑记》中曰:“孔子道大,天地日月不可象也,然古之学者入学必祀先圣先师,后世庙孔子以学春秋,天下崇祀孔子,所谓推本其始,而喻之以义也。”寿州孔庙经元明清三朝建设,格局多变,见于历史记载的修建、修缮就达42次。元时选址新建,并在泰定年间(公元1325年)安丰路经历岳复扩建孔庙,使规模初具。明洪武二年(公元1369年),在元代孔庙旧址上重建。正德十年(公元1512年)知州林僖“大修明伦堂尊经阁及师生居处之所共百余间”,使明代孔庙的规模基本确定。当时新建的主要建筑有明伦堂、尊经阁、进德斋、修业斋、育才斋、师生居处、饮食之所、牌坊等。到嘉靖年间,随着全国文庙的变化,寿州孔庙也有了一定厘革,建有戟门、名宦祠、乡贤祠、崇圣祠、明伦堂等建筑。清顺治六年(公元1649年),“大水入城,尊经阁、敬一亭俱圮,书籍尽没”,孔庙遭受较大破坏。顺治七年(公元1650年)、十二年(公元1655年)两次重修,使孔庙恢复主要功能。嘉庆末至道光初,乡绅孙氏一族组织大修孔庙,使之达到清代最大规模,改变泮池位置,新修三坊(仰高、泮宫、快睹)、文明坊、万仞宫墙,形成主体建筑群南侧的广场,又改建文昌祠为奎星楼,州学署也自学宫西北移至东侧。到民国时期,随着科举制度的废除和尊孔思想的变化,寿州孔庙的原有功能逐渐被其他功能所替代,建筑格局被破坏、占用或蚕食,孔庙建筑群东西两路的道冠古今坊、德配天地坊、敷教坊、文明坊、文笔亭、万仞宫墙、训导署等建筑基本废弃。寿县籍书法家、考古学家司徒越老先生在《寿县黉学(孔庙)历史沿革》一文中记载:“民国十余年间直到抗日战争胜利后,这里(孔庙)曾举办过‘盲稚学校’、‘职工学校’、‘简易师范学校’等”。建国后,随着寿县粮站的建立,使孔庙东北部的崇圣祠、敷教坊等建筑相继被拆除,西路的忠义祠、节孝祠被改作住宅区,古建筑被翻修、拆除。“文革”时期,孔庙的棂星门和大成殿内清康熙至光绪年间历代皇帝御书的近10块匾额悉数被毁,后又因要改建西大街与城西门成一直线,拆除了德配天地坊、道冠古今坊、文明坊、文笔亭和大照壁等建筑。至上世纪80年代,经文物部门普查,寿州孔庙建筑群中除三坊、泮池、名宦祠、乡贤祠、大成殿、明伦堂、奎光阁等清代建筑外,棂星门、敷教坊、两庑、学正署等附属建筑毁灭殆尽,面积锐减至不到原来的三分之一,古建筑物数量亦不及原来的一半。

“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晴却有晴”。伴随着新世纪的曙光,寿州孔庙迎来了柳暗花明的春天。2001年,寿县县委、县政府把重修寿州孔庙、恢复历史风貌工作列入重要议事日程,先后组织人员赴山东曲阜、江苏南京和本省的桐城、蒙城等地考察搜集资料。在充分考察论证、广泛征求意见的基础上,按照“修旧如旧,保持原貌”的原则,采取向上争取、市场运作、社会捐助等形式,共集资230万元,相继实施了棂星门恢复,大成殿及三坊、戟门、泮池、东西廊庑、乡贤祠、名宦祠等古建筑维修,恭塑孔子及四配塑像,设立孔子圣迹图及其礼器,恢复悬挂“万世师表”等匾额和楹联等一系列重修工程。整个工程历时三年,于2005年全部竣工,寿州孔庙“亭台重叠、殿宇恢宏、古树掩映、碧水潆洄”的圣景得以重现。2011—2012年间,寿县文物部门又投资270万元,对明伦堂进行落架大修,使明伦堂重又“上下内外整洁,辉煌焕然改色”(郑泰《重修寿州凤台县儒学记》)。全面整修开放后的寿州孔庙,与南侧的楚文化博物馆交相辉映,成为寿州古城最集中、最靓丽的风景名胜区。寿州孔庙于2013年被国务院公布为第七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编号7-1051-3-349,明至清),现为3A级国家旅游风景区、全省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安徽省直机关摄影家协会创作基地。当地文化部门把寿州孔庙作为弘扬优秀传统文化、丰富群众文化生活的一块重要阵地,利用东廊庑建成了安徽省县级首家非物质文化遗产陈列馆,将西廊庑建成书画展览厅,经常开展书画、摄影等艺术展览。同时利用寿州孔庙浓厚的文化氛围,时常在大成殿月台前举办各种重大文化活动,还在戟门前开辟娱乐场所,满足城区中老年人文化、健身、娱乐需求,这里已成为古城区游览观光、休闲娱乐、艺术培训和进行优秀传统文化教育、爱国主义教育的重要文化鸠集与荟萃之地。目前,寿县正在委托北京大学科技开发部和考古文博学院编制寿州孔庙保护规划(2016-2030),按照真实性、完整性、延续性的原则,对寿州孔庙的保护范围、保护措施、展示利用、社会调控等进行科学合理规划,为寿州孔庙编织起一张纵向到底、横向到边的“保护网”。再过几年,随着寿县文化艺术中心的建成并投入使用,原在这里办公的寿县文化馆、寿县图书馆将整体迁出,寿州孔庙建筑群将回归文物本体,继续发挥其史料作用、借鉴作用和教育作用。

寿州孔庙历经千年沧桑和时代变迁,其兴衰演变的历史,就是古寿州的一部厚重的文化史,也是中华民族灿烂文化的一部博大的文明史。研究和探索寿州孔庙悠久的历史和发展的历程,必将为我们铭记历史、展望未来,弘扬传统、传承文化,产生积极而深远的影响。



作者:楚仁君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