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师家族》系列之六
——豪门联姻

2017-06-02 15:09 点击数: 来源:系统用户
【字体:

如果说因为秉承“耕读为本,诗礼传家”的祖训家风,坚持走科举之路成就了寿州孙氏家族走向辉煌,那么,豪门联姻更加增添了寿州孙氏家族的光彩,让这个家族创造了在官场、商场、文教事业上树立起一座座里程碑。

 

(壹)与怀远林氏家族联姻

 

怀远历史文化底蕴深厚,早在唐虞时期,就是涂山氏国的聚居地,是淮河文化、大禹文化的重要发源地之一。境内有荆涂二山夹淮对峙,涡淮两河交汇,历代为兵家必争之地。大禹治水,娶涂山氏女为妻,三过家门而不入,禹会诸侯于涂山等人文典故脍炙人口。在安徽素有“怀诗、寿字、桐文章”之誉。怀远、寿县山水相依,人文相亲,自古民间交往比较密切。

在清朝时期,寿州与怀远之间还没有崛起如今的淮南市,两地民众交往自然也就促成了姻亲关系。怀远林家与寿州孙家世代结亲,有林家姑娘嫁给孙家的,也有孙家姑娘嫁给林家的。据不完全统计,从清乾隆年以后,孙、林几辈人中就有几十对互结联姻关系,而且辈分对应不乱。

孙氏辈分:士——克——祖——家——传——多,

林氏辈分:中——奎——士——之——介——延。

孙家鼐出生书香之家,凡寿州孙氏无不为状元公一门的辉煌事迹感到骄傲和自豪!其父孙崇祖治家极严,更得益于有一位出自怀远大家闺秀的孙母林氏,其父是名秀才,当地乡绅。孙母林氏是一位极其明白事理之人,她相夫教子,全力培养五个儿子入学应举,跻身官场,成就了“一门三进士,五子四登科”的门庭荣耀!孙母林氏常说:“朝内无人莫做官,家门无官莫经商。”此话后来竟成了孙氏家族的传家格言。

怀远自古就有“宫、宋、杨、林”四大家之说。林氏成为当地的名门望族,还有一个世代传颂的故事。怀远林氏自明末其始祖从福建莆田迁怀远后,先居上洪,后选居涡淮交汇处磆河街定居,以筑圩自卫,人称林家圩。清咸丰年间,林家以经营油坊生意发迹,后来子弟科举连捷,步入仕途,官运亨通。据传说,由于当时宫姓远在明时就已有入仕者,宋、杨也都较早成为豪富之家,且人丁兴旺,林氏尚未昌盛发达。常言道:“门弱受人欺”。林氏先祖由福建莆田迁居怀远,初业饭铺,后迁新河街开设“益泰油坊”,生意逐渐红火起来,家资日渐壮大,但由于没有文化,族中更无人做官,常常受到当时新河街大户崔姓人家的欺负。当时新河街是个大圩子,圩主是崔某,人称崔大太爷,见林氏油坊红火,心生嫉妒,时常仗着族中有文武举人的势力,借故欺凌。有一年除夕晚上,林氏五世祖中柏公去亲友家拜年,路经崔家的铺门口,被店主一盆冷水从头泼下来,中柏公回家换衣后,负气要去找崔家人决斗,族人相劝,以忍为安。又一次,崔家大太爷生日唱堂戏,林氏长子因有事去凤阳府没有及时赶回,派林家二少爷前往送礼,以示祝寿,孰料刚到崔家门口,崔家的人就将他哄走,并骂道:“混账的东西,林家人死绝了,你哥不来叫你来!”后来,等大少爷办事回来换上衣服,先向崔家大太爷道歉,又再多加寿礼才算了事。更可气的是,待到林氏家族老人祝寿唱堂戏时,崔家大太爷来祝寿,请他点戏,他竟然故意点了出悲剧《忠孝全》,班主问林家是否唱?林家无奈只好忍气吞声地说:“唱!戏总归是戏,我不忌讳!”

  在屈辱中,林氏为了振兴门庭,决定建“林氏家塾”,决意让林氏子弟多读书,将来考取功名,只有这样才不会受外人的欺负。清嘉庆年间,在林氏宗祠隔壁开设了“林氏家塾”(现新河小学前身),高薪从浙江沿海地区请来授课先生。为了保障族人子弟安心学习不受干扰,林氏立下祖训:“林氏家法学吃亏”,并刻在木戳上,印在每本藏书中。林氏堂号也取名叫“让德堂”。林氏家中还挂着一幅对联:“常省事,总让人,过后寻思有趣;学吃亏,能受气,其中快乐无穷。”

“林氏家塾”开办后,仅清代就培育族人读书300余名,清朝末期还吸收外姓子弟前来求学。林氏渐渐出了很多人才,清朝中后期,先后有几十人通过科举入士,清末至民初,林氏族人仅在山东一省任道、 府、州、县的官员就有10数人,代表人物是林之望及其族侄林介弼,世称“江左二林”。林之望(1811—1884),字伯颍,优廪生,道光甲辰恩科(1844)江南解元,二十五年(1845)乙巳恩科联捷进士,二十七年(1847)入翰林,同治元年(1862),受侍郎,任陕甘代理总督。后授按察使、布政使,为清末本县重要历史名人。 孙家女婿林介弼(1854—1935), 字幼丞, 号遁石山人,15岁考取秀才,光绪十年(1884)中江南解元,后授内阁中书,协办待读,署翰林院起居住,光绪十六年(1890)奉命为出使日本公使,历署江西宁都、直州和广信府知府。民国初年,徐世昌任大总统时被委为顾问。著有《解元文集》、《溉园诗集》、《瀛海鳞鸿记》和与其叔林之望合著的《江左二林文集》。

 

(贰)与合肥李鸿章家族联姻

 

寿州孙家走向辉煌与状元帝师孙家鼐密切相关,但很重要一个原因,与以李鸿章、李瀚章为代表的号称晚清第一家——合肥李家结为姻亲有着密切关系。同时又与太平天国运动和曾国藩具有一定联系,是时代造就了豪门联姻。1851年太平天国起义后,湖南成为太平军的主战场之一,1853年,曾国藩奉命组建湘军,湘军成为太平天国的克星。李瀚章和其弟李鸿章先后都成为曾国藩的幕僚。恰在这时,孙家鼐二哥孙家铎在江西任职,在共同为剿灭太平天国运动中相互结下了缘分。

李瀚章(1821—1899),道光二十九年(1849)以拔贡朝考出于曾国藩门下,初为湖南知县。曾国藩建湘军之初,即奏调李瀚章至江西南昌综理粮秣。1889年8月至1895年4月期间,奉旨接替张之洞担任两广总督,成为广东、广西两省最高统治者,为清朝封疆大吏之一。

孙家鼐二哥孙家铎(1815—1871),道光二十一年(1841)辛丑恩科进士,历任彭泽、安仁、广昌、高安、南昌等知县,后任江西瑞州府知府、户部侍郎等职,官居二品。咸丰五年(1855),孙家铎任广信府河口同知至1859年,前后四年有余。后任因主政不力,孙家铎再次接任河口同知,期间,正值湘军与太平军胶着混战。孙家铎任河口同知时,适逢清政府厘金创办之初。广信府河口镇是曾国藩军饷的主要来源地。曾国藩创建湘军消灭太平军时期,奏调李瀚章至江西南昌综理粮秣,此时,孙家铎与李瀚章同在江西任职,又是安徽老乡,同时又为曾国藩的湘军筹集兵马粮草,在那个时候结下了双方家庭和工作之间的友情,也才成就了孙家与李家之间的儿女姻亲关系。

孙家铎次子孙传樾(1839—1886),太学生,军功累保江苏候补道,赏戴花翎,加二品顶戴,诰授资政大夫。继配李氏为李瀚章二女儿,她为孙家生了多鑫、多森、多钰等六子四女。孙传樾长子孙多鑫,系李瀚章外孙子,娶其四弟李蕴章孙女李国熹为妻。而孙传樾六子孙多钰,又娶李瀚章孙女李国琼为妻。孙传樾次女孙多晶嫁李瀚章长孙李国成为妻,真是亲上加亲。

1871年孙家铎去世后,孙传樾及其全家老小主要仰仗岳父李瀚章家族势力的庇荫。孙传樾又于1886年去世,李太夫人带着孙多鑫、孙多森兄弟姐妹十人,更加依靠老娘舅家的照应。李太夫人受叔叔李鸿章办洋务的影响,思想颇为开放,她不主张子孙后代走科举当官的老路,要求他们学洋文,办洋务,她曾教育孙多鑫、孙多森兄弟“当今欧风东渐,欲求子弟不坠家声、重振家业,必须攻习洋文,以求洞晓世界大势,否则断难与人争名于朝,争利于市……”在诸多外孙中,李瀚章尤其喜欢孙多鑫,曾把他带到两广总督的衙门里生活。广州五方杂处的商业社会生活,给年轻的孙多鑫带来了活跃的商业细胞,以至于他成年后涉足实业界、银行界,高瞻远瞩,步步得发,带出了一个孙氏家族实业集团,使孙家完成了从一个官宦之家到一个家族实业集团的转变。

    孙传樾的儿子孙多鑫、孙多森、孙多钰兄弟们,在吏部尚书、大学士孙家鼐,人称孙相国的支持下,又得到直隶总督、北洋大臣,居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舅姥爷大相国李鸿章的关照支持,所以,在大江南北先后开创和参与投资了几十个企业,涉及面粉、水泥、纺织、金融多种门类,其中最著名的是上海阜丰面粉厂和中孚银行,参与投资和经营的著名企业有启新洋灰公司、滦州矿务公司、北京自来水公司等。孙氏家族迅速成为与两江总督周馥、周学熙父子的周氏家族(也是姻亲关系)财团相媲美的又一皖系实业集团,而孙家与周家联手,北上天津创业,则更加奠定了孙氏家族在中国工商业的地位及随后的辉煌。

合肥李家号称晚清第一家,其父李文安任刑部郎中,与曾国藩同为道光十八年(1838)进士。李文安生六子:瀚章居长,鸿章居次,三子鹤章,四子蕴章,五子凤章,六子昭庆。李家又与晚清一些豪门联姻,如:李瀚章女李经萱嫁曾国藩女儿曾纪芬之子聂其煐;李鹤章其长子李经义官至云贵总督,次子李经馥娶曾国藩次子曾纪泽之女为妻;其子李国芝娶清末政治家、企业家盛宣怀孙女盛毓菊;李凤章为李家首富。李鸿章六弟李昭庆长子李经榘,娶首任英国公使郭嵩焘之女;其次子李经叙之子李国源娶皖系军阀、北洋政府国务院总理、中华民国临时执政段祺瑞长女段式萱。李鸿章长子李经方,娶四川总督刘秉璋之女为妻;三子李经之子李国杰娶状元张之万之女(两江总督张之洞侄女)张氏为妻;四子李经溥女儿李经璹嫁同治进士张佩纶为妻,张佩纶孙女就是著名作家张爱玲。

 

(叁)与望江何维健家族联姻

 

孙家鼐二哥孙家铎长女嫁皖籍望江县何维键,何家后人称之为孙太夫人,何维健是晚清第一园扬州何园的主人,他与孙氏所生何声润,又娶孙家小姐为妻,何家后人称之为何三姑,她即为当今院士何祚庥的祖母。何维健父亲何俊,官拜江苏督粮道、布政使等职,官居一品。何维健孙子何世谟是中国银行的奠基人之一。何氏又是中国私立大学的开创者,何氏一门在晚清及民国声名远播,也是孙多森兄弟创办孙氏家族企业的鼎力支持者。

何俊(1797—1858),道光壬午年(1822)乡试中举,己丑年(1829)中进士,被选为庶吉士,任海防、海阜同知。道光二十年(1840)调任广西桂林知府。咸丰壬子年(1852)授江苏督粮道,后擢升代理江苏布政使,不久,补授两淮盐运使,又补授江苏布政使。1857年奉调进京,翌年九月二十日殁于北京,清廷给予正一品封典,晋封光禄大夫。何俊长子何维鍵(1835—1908),,字汝持,号芷舠。曾两署湖北盐法武昌道,又任湖北督粮道,署湖北按察使,朝廷赏给正一品封典,授光禄大夫。父子两代均任督粮道、盐运使这种肥差,也是后来有条件购置和经营何园的重要原因之一。

何俊、李鸿章、孙家鼐三大家族间有着纵横交错的姻亲关系。李鸿章之兄李瀚章次女嫁孙家鼐之侄孙传樾;孙传樾与李氏女所生孙多鑫、孙多森、孙多巘、孙多钰均为著名实业家,也都是何维健内侄,称何为姑夫,所以,何、李、孙三家由此形成了三角姻亲。此外,何李两家还有另一层关系,何母孙太夫人既是孙家鼐胞侄女,又自幼为李瀚章干女儿,这样,何维健便是李澣章之干女婿。李澣章任湖广总督长达15年,其间三度兼任湖北巡抚。何维健同治六年(1867)初署湖北盐法武昌道,此后15年间,一直为李瀚章之部属。何维健与李澣章关系自然非同一般,得到李瀚章照应之处很多。何、李、孙三家既为三角姻亲、干亲,又俱为皖人,出外做官,相互照应,此点极为重要。三家之老太爷何俊、李鸿章、孙家鼐均由科举正途走出安徽,又都曾在京师或两江为官,李氏兄弟与何氏父子,还有孙家鼐二兄孙家铎,在江西任上,均先后投身于太平军和捻军的平定大业,相互之间的协助、援应、默契,非寻常亲戚可比。

光绪九年(1883),何维健挂冠归隐,选择扬州定居。他之所以选择扬州,因何、孙、李三家光绪年间里,都有人在扬州居住,有为官者,有办盐者,有养老者,三家人各有豪宅,能够相互间照应和提携。何维健辞官后,既来到扬州落居,这是很自然的。到扬州后,何维健购得“片石山房”,在此基础上扩建成了一座规模宏大、名震江南的私家园林,其耗资之巨可想而知。如此天文数字的资金来自何处呢?何家发家最主要的还是仰赖于经营“票盐”这一暴利行当。在清朝,盐是清政府重要经济来源。清代后期,在部分地区盐业施行“票法”,这无疑是一个极其紧俏物品,谁能弄到“盐票”,谁就能发家致富。何家两代主管盐政,可谓“近水楼台”,更何况与手握重权者李鸿章、孙家鼐是至亲,“盐票”想要多少就能得到多少。在晚清,官而商、商而官,是很正常的现象。那时官员,可以光明正大的一边做官,一边做生意,所以,当官就意味着发财!

何维健出身读书取仕之家,非常重视子弟教育,子孙多有成就,何家五代人中,出了两个进士、一个举人:其父何俊、其子何声灏为进士,次子何声焕中举人;两个博士:其孙何世桢、何世枚;两个院士:王承书(曾外孙女)、何祚庥(曾孙),两个画家(何适斋、何怡如)。何维健思想开明,在孙家鼐关于“西学中用”的思潮影响下,重视现代教育,将最大的孙子何世模送往日本留学,日后成为向孙中山建议将大清银行改组成中国银行的奠基者。晚年的何芷舠投资兴办高等教育,在次子何声焕及孙辈何世桢、何世枚的操持下得以实现。1924年,上海私立持志大学(后改持志学院,再后来并入上海外国语学院)成立,何维健为创办人。次子何声焕三个儿子、三子何声润两个儿子,都在美国、日本留学,后来回国效力。何声灏外孙女王承书在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核燃料的攻关项目上是功臣,她与丈夫张文裕、表弟何祚庥三人同是中科院院士。在何家第四代39名“祚”字辈中,75%从事教科文卫事业,在这一点上,可见,受到孙家鼐教育思想影响不谓不深矣!

 

(肆)与庐江刘秉章家族联姻

 

以刘秉章、刘体乾、刘体智父子为代表的安徽庐江刘家也是晚清声名显赫的大家族,有安徽大宅门之誉。大家族讲究门当户对,自然也就形成了豪门联姻。刘秉章与孙家鼐、李鸿章、周学熙几家都是姻亲关系。

刘秉璋(1826—1905),庐江县人,清咸丰十年(1860)进士,淮军主要将领之一,1866年授予江苏按察使,率淮军转战鄂、豫、皖、鲁等地,镇压捻军起义。1872年后,历任江西布政使、浙江巡抚,为加强江海防务,多次击退法军骚扰。刘秉璋在浙江巡抚任上时,正值中法战争爆发,他率军坐镇杭州。在战争的关键时刻,他对家人以及官兵说:“万一战场失利,吾得对国尽忠,夫人要尽节,三个儿子(指老大刘体乾、老二刘体仁、老三刘体信)要尽孝,小四、小五尚小,就送给李鸿章了。”此言一 出,军中将士无不铁心报国。中法之战镇海一役,历时103天,空前酷烈,全凭浙江一省的财力和兵力支持,最终战胜法军。法军舰队司令孤拔受重伤,不久死于澎湖列岛。刘秉璋因此战获胜,于1886年6月擢升为四川总督。

孙家鼐五女嫁刘秉章四子刘体智为妻。另外,刘秉章大儿子刘体乾娶李鸿章侄女;二儿子刘体仁娶湖广总督张靖达女儿;三儿子刘体信先娶淮军名将吴长庆的女儿,第二位太太则是两江总督周馥长女周瑞钿;五儿子刘元之娶闽浙总督卞宝第的女儿,与李鸿章小儿子李经迈为连襟。可见刘家姻亲关系势力是多么的强大!

刘秉章5个儿子,后来都曾风云一时。老大刘体乾,在袁世凯当政时官至四川省省长(宣慰使),所谓两代人先后督蜀,一时传为美谈。兄弟五人中,最负盛名的要数老四,孙家鼐最得意的女婿刘体智,他为中华民族的文化考古工作作出了杰出的贡献。刘体智(1879—1963),字晦之,号善斋老人。曾任大清银行安徽督办、中国实业银行董事、上海分行总经理等职。刘体智自幼聪慧好读,因其父刘秉璋是李鸿章的至交,两家又是姻亲,刘晦之从小就得以进入天津李鸿章家塾,与李氏诸子弟一起读书,中西文俱佳,又得以与李氏门生故吏及其子弟们朝夕相处,过从无间,还饱览了故家旧族多年秘人的典籍和收藏,这都为他后来从事银行业和收藏事业打下了良好基础。刘体智生平爱好文物、古籍,所藏以甲骨、青铜器、各种版本和旧抄本闻名于世。弃官后专事收藏和著述,辟藏书楼名“善斋”、“小校经阁”、“远碧楼”,名闻遐迩。刘体智文物收藏堪称海内一流,是全国最负盛名的收藏家,尤其是龟甲骨片和青铜器收藏世间罕能与其相比。1、藏书大家,刘氏藏书达10万册之巨。2、收藏国宝甲骨,所藏甲骨以量多、片大、字多著称,据《五十年甲骨文发现总结》记载,共藏甲骨有28000片,为国内私人所藏甲骨之冠。3、收藏青铜器,1951年9月,刘体智还捐献了上古三代及秦汉时期兵器130件,分装二十个箱子里,后由上海市文管会转交上海博物馆保存。为此,陈毅市长曾颁发嘉奖令,表彰其爱国精神。4、生前著作,刘体智除了喜好收藏与考证,还笔耕不辍,生前著有《元史会注》、《异辞录》、《说文谐声》、《说文切韵》、《说文类聚》、《礼记注疏》、《尚书传笺》、《善斋吉金录》、《善斋玺印录》、《善斋墨本录》、《善斋吉金图录》、《善斋彝器录》、《校经阁金石文字》、《小校经阁金石拓本》等。郑振铎收藏有《远碧楼书目提要》5卷,未署撰人,疑为其所著。

刘家人丁兴旺,刘秉章有五个儿子、26个孙子,仅老四刘体智这一房就生了8 个儿子、5 个女儿。孙子辈中又是豪门联姻,有的娶了江南第一大盐商周扶九的曾孙女;有的娶了梅光羲的女儿;有的娶了颜料大王奚家的小姐;有的娶烟草大王李家的小姐。杜月笙的徒弟曾以贩卖鸦片知名的罗宏义,也曾是刘家的孙子辈亲家。

 

(伍) 与东至周学熙家族联姻

 

孙家鼐长子孙传榕(1847—1862),字幼康,16岁殇。过去男子大都早婚,在孙传榕去世前,婚聘怀远宋氏,宋氏未婚守节,过继同父异母弟弟传楘长子多焌为嗣子。孙家鼐长孙孙多焌(1892—1951),一品荫生,补用郎中,娶周学熙次女周庆同为妻。孙多焌次女琏方,即孙家鼐曾孙女,亦是周学熙的外孙女,又嫁周学熙孙子周骏良为妻。周骏良解放后任天津文史馆研究员。

周学熙父亲周馥(1837—1921),安徽至德(今东至)人,幼年因家境贫寒流亡他乡,家人怕日后不归,改其名为“复”。后来投幕淮军,李鸿章手书褒奖单时,误将他的名字写作“馥”,便将错就错沿用此名。周馥练得一手好字,常常替他人作祭文、写状子。 咸丰十一年(1861)春,李鸿章组建淮军来到安庆,因避战乱流落在此的周馥前来应募,以一手好字和好文章受到李鸿章赏识,遂留周馥在幕中任总文牍。从此,周馥跟随李鸿章长达三十余年,深受倚重,成为淮系集团颇有建树和影响的人物。光绪二十七年(1901)秋,在保定任直隶藩司的周馥,突然接到“相国病危,嘱速入京”的急电,遂马不停蹄地赶至京郊贤良寺探望恩主李鸿章。他心中明白,这一面即是永别。贤良寺内灵堂已设,身着殓衣的李鸿章尚存一息,在弥留之际圆瞪双目,似有未完的心愿要交代,却又无法言语。周馥念及蒙受李鸿章恩泽无数,如今恩主被八国联军议和,以及和俄使以《中俄密约》等棘手问题逼至垂危于病榻,已难有回天之术,心中无限悲恸地哭道:“老夫子有何心思放却不下,不忍去耶?公所经手未了之事,我辈可以办好,请放心去罢!”李鸿章闻言后,泪从眼中涌出,周馥立即伸手为其拭泪,又边哭边好言安抚,李鸿章才瞑目气绝。 随后,周馥前往俄使瓦德西处,讲述恩主遗愿,竟动之以情地达成了保慈禧、光绪两宫回鸾议和。李鸿章离世后,由其生前已向朝廷力荐的袁世凯接任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清廷遂命周馥任护理直隶总督。周馥与袁世凯同为李鸿章幕僚,二人素来惺惺相惜,交情不浅。周馥将三女周瑞珠嫁与袁世凯八子袁克轸为妻,成了儿女亲家的两大家族实力更显雄厚。此后,周馥接任山东巡抚,次年5月升为兵部尚书。光绪三十年(1904)署两江总督兼南洋大臣,再任两广总督。周馥死后,被北洋政府谥为“周懿慎公”,著有《周懿慎公全集》传世。周馥有六个儿子,除三子周学涵早夭外,其余皆成人且有声于当代。尤以四子周学熙最为出色,是大名鼎鼎的北方民族工业的奠基人。

周学熙(1865—1947),十六岁中秀才,1894年中举人,初在浙江为官,1898年捐候补道,1900年为山东候补道员,入袁世凯幕下,后随袁来天津主持北洋实业。1906年创办启新洋灰公司﹑滦州煤矿公司,1908年创办京师自来水公司,都是与寿州孙家企业合股经营,获利颇丰。1912年至1916年,曾两度出任袁世凯的财政部长。周学熙是继盛宣怀之后,声名最隆、成就最大的官商。他与袁世凯关系紧密,一度成为北洋政府的财政操盘手。周氏实业庞大,是民国初期规模最大的实业集团之一。周学熙以天津为基地,创建了世人瞩目,享誉海内外的周氏企业集团,投资领域包括燃料、建材、纺织、五金、交电、机械、金融多种行业,形成了以启新、滦矿、华新三公司为核心的庞大资本集团。在中国近代工业发展史上,流传过“南张北周”的说法,“南张”指功盖东南的状元实业家张謇,“北周”指华北新式工商业开拓者周学熙。庚子战乱后,周学熙在孙家鼐支持下,并与孙氏企业合伙开采滦州煤矿,已升任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的袁世凯宣布“滦州煤矿三百三十平方里严禁他人采矿!” 1915年,周学熙在天津创办纱厂,他在经商同时,还担任了袁世凯政权的钱袋子。同样,袁世凯窃取民国大总统以后,以致后来在称帝过程中,他把目光也瞄向了寿州孙家,孙多森成为支持袁政权的民国第一任中国银行总裁,孙毓筠成为帮助他称帝的“筹安会”副会长。在晚清民初政府的高官中,其子弟能够在实业界有所作为的实属不多,比较著名的首推两江总督周馥的子孙。他们几代人前仆后继,形成了一个庞大的家族实业集团,在北洋时期呼风唤雨。周馥是周氏家族的第一代,周学熙等为第二代,第三代孙子辈有几十人,第四代曾孙辈上百人。周氏家族人丁兴旺,集官宦、工商、文教、科技为一体的庞大家族集团,名满天下,有“安徽大宅门”之誉。孙子辈中周今觉是著名数学家和邮票大王;周志辅集实业家和收藏大家于一身,人称戏单大王;周叔迦是现代著名佛学家,历任北京大学、清华大学教授,中国佛学院院长等职;尤其是周叔弢知名度最高,既是著名实业家,又是一代藏书大家,曾任全国政协副主席等职务。

 周馥家族第四代人在中国文化学术界人更是大放异彩。仅周叔弢生有八子二女,其中八人都是高等学府的知名教授。周氏家族仅良字辈各类人才就达上百人,在周氏家族群星璀璨的学术天空,有两颗最耀眼的明星,一东一西,一文一理,各具辉光,如同双子星座,他们分别是:史学大师、当代中国学术界著名史学家周一良;世界级杰出数学大师周炜良。周氏家族人才之众,涉及领域之广,整个安徽乃至全国难有任何家族可以与之比肩。难怪有人赞叹,周馥家族的人才,足可以创办一所一流大学。

 

(陆)与嘉定徐郙家族联姻

 

孙家鼐还有一位同为状元的亲家叫徐郙,是江苏嘉定(现属上海)人。孙家鼐次女嫁徐郙次子徐桢祥为妻。两亲家同朝为官几十年。徐家也是江苏名门望族。徐郙家族明万历间迁居嘉定,自清中期以后勃然兴起,科名迭连,自其父徐经中进士后,其长兄徐邺中举人,徐邺之子徐致祥则是进士中的佼佼者会元,徐致祥之子徐鼎康,在民国时期官至江苏省长。还有同宗族人父子举人徐鄂和徐书祥等也具有一定声名。

徐经(1788—1856),清嘉庆二十三年(1818),顺天乡试中举,次年,中取进士,任翰林院庶吉士,授编修,充国史馆纂修。历任左春坊左赞善、山东济东泰武临道道员,又曾署理山东运河道道员、山东按察使、盐运使,一生功业主要在治河。长子徐邺,道光二十三年(1843)顺天乡试举人,任兵部武选司郎中。次子徐郙(1838—1907),遍拜名师,咸丰九年(1859)参加顺天乡试中举人,同时中举的还有他的侄子徐致祥。叔侄在同科双双告捷,实在是十分难得。咸丰十年(1860)、同治元年(1862),叔侄二人又先后成进士,且一为状元,一为会元,更是旷古难见,成为流传至今的科场佳话。俆郙历任提督江西、安徽学政,礼部左侍郎、吏部左侍郎。1895擢兵部尚书,1899年迁吏部尚书,1900年拜协办大学士,1901年调礼部尚书,1906年以老致仕,次年卒于京师,归葬嘉定。徐郙一生官运亨通,青云直上,身居庙堂,是晚清重臣之一,世称“徐相国”。 徐郙在文化上的建树丝毫不逊于其在政坛上的影响。他的书法从颜、欧入手,上追二王,下摹松雪(赵孟頫),兼从魏碑中汲取营养,是晚清馆阁体书的代表人物,翰墨风行朝野。子桢祥、厚祥、迪祥,皆以父荫起家,桢祥官至天津兵备道道员。女儿五姑许配于李鸿章幼子经进,经进暴卒,五姑闻讯痛不欲生,郁郁成疾自缢而死。孙家鼐、徐郙、李鸿章几个相国都是姻亲关系,可见晚清时期,汉族家族势力对满清政府的影响力有多么的巨大!  


          

(柒)与曲阜孔府联姻

                            

孔府

 


1936年12月16日,这一天是山东曲阜孔府空前喜庆的日子。孔子第七十七代嫡传17岁衍圣公孔德成,迎娶18岁美丽贤淑的京城少女孙琪方。孔氏各支都派来了代表,欢天喜地的等待孔德成结婚大典的开始。这天,结婚大典直到下午两点钟才举行,原定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蒋介石要亲临祝贺的,可消息传来,几天前蒋介石在西安事变中被扣留了,临时改由民政厅长代表国民政府出席了婚礼。在孔府内宅后堂楼里,至今还悬挂着当年孔德成与孙琪方结婚时的照片。照片上两个年轻人透露出那种温文尔雅、清秀大方的形象,显示了他们在大家族浓厚文化熏陶下的修养和特质。

孙琪方(1919—?),晚清北平中国实业银行副总经理孙多煃长女,其祖父一品荫生,清兵部陆军部主事孙传楘;其曾祖父那可就更厉害了,是大名鼎鼎的状元、帝师、晚清重臣孙家鼐。孙家鼐辞世的时候,他的这位曾孙女孙琪方还没有来到人间。孙琪方于民国时期在京城长大,北平华北学院肄业。孔府看中孙琪方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因为她出生在一个著名的官宦家庭,只有这样家庭出生的女子,才有资格成为衍圣公的妻子。

孔德成(1920—2008)山东曲阜人,系孔子第七十七代嫡长孙,出生刚满百日后,即被袭封为“衍圣公”,成为延续了八百九十余年的最后一代衍圣公。说起孔德成继承衍圣公还有一个哀婉曲折的故事。

孔德成父亲是孔子七十六代孙、三十一代衍圣公孔令贻,于1919年11月8日去世。在辞世前,他知道小妾王宝翠已怀孕五个月,于是,就向时任大总统徐世昌呈文,说如果生下男孩就当继承衍圣公的封号。衍圣公爵号继承可不是孔府的私事,据资料记载,当时北洋政府内务部要求孔府就王宝翠是否怀孕一事,开具一系列证明。这个时候,曲阜孔氏族人也开始了一场紧张而激烈的争嗣战。最后达成这样的协议:如果王宝翠生下女孩,孔令贻一支则没有继承权。王宝翠之前已经为孔令贻生下了两个女孩,由于女孩没有继承权,所以,这次能不能生下男孩就成为孔府乃至整个北洋政府都关注的大事。在王宝翠临产的那一天,产房外面由北洋政府派军队把守,孔府院内也处处设岗。孔氏家族中的一些老太太都被指派到产房里监督孩子降生的全过程。1920年2月23日,当25岁的王宝翠拼尽力气生下这个难产的孩子而哇哇坠地时,只听到一片欢呼:男孩,男孩!王宝翠的脸上也露出了笑容。可17天后,这位让孔子嫡系血脉没有间断的可怜的年轻女人因产媷热离开了人世。得知孔府生了一个男孩之后,北洋政府为庆祝圣裔不缀,特地在曲阜鸣礼炮三十响。在这个名男孩一百天的时候,徐世昌大总统颁令袭封为三十二代衍圣公。1935年,南京国民政府改衍圣公爵号为大成至圣先师奉祀官,享受特任官员待遇。是年7月8日,由陈立夫主持,戴传贤监督,于南京宣誓就职,获蒋中正委员长亲临祝贺。

抗日战争前夕,日本屡次派员前往曲阜,邀请孔德成赴日参加日本孔庙落成典礼,均遭拒绝。1937年12月,驻兖州七十二师师长孙桐萱奉蒋中正委员长之命,连夜安排孔德成夫妇离乡。据当事人回忆,1938年1月3日晚10时,孙桐萱师长到达曲阜孔府要求孔德成一家必须在两小时内撤退。当时,孔府家中正在为孙琪方分娩做准备,将要出世的是孔子嫡传78代第一个孩子,这个时候要随军队走,路上生孩子可咋办呀?孔府因此向孙桐萱请求等孙琪方生完孩子后再走。孙桐萱坚决不同意,他说:“不走不行!这不是你我说了算的事,这事关民族气节问题,在路上生孩子有大夫、护士照应。”孔德成见状,只好马上做好撤走准备。4日凌晨四时,孙琪方连头也没来得及梳就被催着上车了。就这样,孔德成带着一家人跟孙桐萱上了路。孙琪方在撤退到四川的途中,于汉口生下大女儿孔维鄂。孔德成一家在撤离孔府的一两天,曲阜就被日军占领了。 1945年8月15日,日本鬼子投降后,孔德成随国民政府迁往南京。1947年3月,孔德成、孙琪方夫妇回曲阜祭扫林庙,这是孔德成一家最后一次回到故里。1949年,29岁的孔德成因为是孔子的77代嫡孙,而被蒋介石政府视为“国宝”级人物,和故宫里的文物古董一样重要。于是,蒋介石在撤离大陆时,把孔德成一家裹挟到了台湾。此后,孔德成、孙琪方在台湾携手度过了59个春秋。2008年10月28日上午,孔德成因心肺功能衰竭在台北县新店市慈济医院生命垂危,其夫人90高龄的孙琪方等家属陪伴在侧。10时50分仙逝,享年89岁。

 

 

 

 

 

 

 

 

 

 

 

作者:孙治安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