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师家族》系列之九
—— 名杰精英书丹青(下)

2017-07-11 15:21 点击数: 来源:系统用户
【字体:

【拾贰】温情才女孙多慈



孙氏家族不乏文化艺术人才,然而,在众多文化艺术人才中,故事最动人、情感最为缠绵的,要数著名女画家孙多慈(1913—1975),又名孙韵君,她是寿州孙氏枝兰系孙蟠公六子(十三房)孙克仿的后裔,其父孙传瑗(1893—1985),字蘧生,号养癯,祖居寿县城关东大街钟楼巷。青少年时期,因深受族侄孙毓筠,同乡张树侯、柏文蔚等同盟会会员思想行为的影响而参加革命,并成为孙毓筠创办寿州蒙养学堂的骨干教师,后因受当局监视打压,遂带部分学生来到省城安庆,投身于民主革命的洪流之中。

1912年3月,辛亥革命胜利后,孙毓筠出任安徽省第一任都督,孙传瑗随后也迈入了政界,曾在省政府秘书处工作,并在安徽省立第一师范学校任教。孙传瑗是辛亥革命时期安徽政界的风云人物,曾与陈独秀在一起创办过革命书刊报纸。20世纪20年代中期,孙传瑗曾在江苏省府当过秘书,后被省长韩国钧推荐给东南五省总司令孙传芳任其秘书兼总部交际科科长。1927年北伐战争胜利后,南京国民政府成立,孙传瑗因曾任孙传芳秘书而被捕,关在南京老虎桥监狱里服刑,三个月后释放。1929年,方振武任安徽省主席时,孙传瑗任国民党安徽省常委,是决策班子成员,并兼任安徽大学教授、教务长等职。孙传瑗饱读诗书,有学问,是个大才子,著有《雁后合钞》五卷,《中国上古时代刑罚史》、《今雅》等书。

孙多慈1913年出生于安庆市府西巷之西一所公馆旧宅院——汪家塘方家大屋。这个有名的老宅子,其旧主是晚清湖南布政使方晴庵。方家大屋占地面积800余平方米,前后3进,总房数达50余间,有前后大院和花园,花园里面的亭榭、假山、水池,花草树木—应俱全,春来风暖,满园绿色。方晴庵大概于1917年前后故去,之后家境渐败,遗属只能依赖房产出租维持生计。孙传瑗一家租赁搬入了方家大屋,直到1938年安庆沦陷,他和他的家小才离开安庆。孙多慈的母亲汤氏是安庆某女校校长。孙多慈姐弟三人,她是老大,从小受过良好的家庭教育,17岁时毕业于安徽省立第一中学高中部。

孙多慈自幼酷爱水墨丹青,1930年9月,经人引荐来到南京中央大学美术系作旁听生,当时在画坛上很有名气的徐悲鸿正好是美术系主任,他时常亲自授课。因为孙多慈出身书香名门,端庄秀美,冰雪聪明,加上一定的绘画天赋,颇具艺术气质,以及少女的清新纯真,这在艺术家徐悲鸿的眼中,自然是既可爱又可心的。徐悲鸿很快就发现孙多慈与众不同的才华与悟性,认为如此出众的女学生实不多见,因此就格外用心地培养,时常在课余约她来画室观摩,并为她个人画像。徐悲鸿笔下就多了一些描绘孙多慈少女风姿的素描与油画。而孙多慈虽说出于名门之后,但在这样一位风华绝代的艺术大师的呵护与关照中,其内心自然也难以保持始终的矜持而不为所动。随着二人相处的增加,一场艰难而又痛苦的师生恋就拉开了序幕。

徐悲鸿与孙多慈的师生恋在当年的南京中央大学里,被一些小道消息传得沸沸扬扬。当时徐悲鸿已有妻室、两个孩子,他妻子蒋碧薇也是宜兴人,出身乡间书香人家,受过良好教育,曾随同徐悲鸿私奔,留学法国,见过世面。1928年,徐悲鸿夫妇定居南京。蒋碧薇闻讯丈夫与其学生产生恋情后大发雷霆,一方面在家里向徐悲鸿发难,另一方面亲自露面或指使他人,对孙多慈进行人身攻击,不是把她的名字写在黑板上,加上不堪入目的秽语加以诋毁,就是用刀把孙的画作捅破,并恫吓她:“我将像对付这张画一样对付你!”可想而知,孙多慈当时忍受了多少的屈辱!

1931年7月,孙多慈以第一名的成绩正式考取了中央大学美术系。在以后的4年里,孙徐二人师生间的情感日见笃厚,孙多慈也成为徐悲鸿女弟子中得其真传且较有成就者之一,与此同时,无形中也造成了徐悲鸿与其当时的夫人蒋碧薇之间的感情变化,以及不断发生的那些龃龉。虽然徐悲鸿因艺术生涯很少在南京逗留,但蒋碧薇并没有放松对她的攻击,孙多慈只能百般地忍耐。然而,蒋碧薇越是闹得凶,徐悲鸿越是对她不感兴趣,感情的天平越向孙多慈倾斜。

徐悲鸿与孙多慈既有师生之间对艺术执着默契的追求,又有扑朔迷离的复杂恋情。徐悲鸿曾画了一幅“台城夜月”图,把他和孙多慈都画入其中了,图中背景是玄武湖畔的台城,画中的悲鸿席地而坐,孙多慈则侍立一旁,洁白的纱巾随风飘动,天际高悬一轮皓月,意蕴清幽,师生情谊跃然画幅之中。可惜这幅画被蒋碧薇发现后撕成了碎片。

徐悲鸿还曾绘《燕燕于飞图》赠孙,画面为一古装仕女,满面愁容,仰望着天上飞翔的小燕子出神,上题;“乙亥冬,写燕燕于飞,以遣胸怀。”表达了对孙依然是一往情深。孙则寄一粒红豆给徐,不着一字。徐见红豆触景生情,即以“红豆三首”为答,其诗中曰:“灿烂朝霞血染红,关山间隔此心中;千言万语从何说,付与灵犀一点通。”“耿耿星河月在天,光芒北斗自高悬;几回凝望相思地,风送凄凉到客边。”“急雨狂风避不禁,放舟弃棹匿亭阴;剥莲认识中心苦,独自沉沉味苦心。”  

据有关资料介绍,在徐悲鸿的南京公馆落成时,孙多慈以学生的身份送来枫苗百棵。但徐夫人得知此事后,醋意翻腾,遂让佣人把枫苗全部折断,当作柴火烧掉。徐悲鸿面对这种事,痛心无奈之余,遂将此公馆称为“无枫堂”,将画室称为“无枫堂画室”,并刻下“无枫堂”印章一枚,以作为纪念,钤盖于那一时期的画作上。足见徐悲鸿在感情上对孙多慈的倾慕与依恋。

孙多慈与徐悲鸿的恋情纯洁而热烈,超脱了世俗观念,但却受到周围的人们不少非议。名门出身,具有传统思想的孙传瑗,得知女儿与徐悲鸿的恋情后,坚决反对!道理很简单:徐悲鸿是有妇之夫,他不顾师长身份与自己的女学生谈情说爱,实在太不成体统。抗战爆发后,孙多慈一家辗转流徙到了长沙,徐悲鸿抽身跟随到长沙与孙见面,并将孙的全家接到桂林,而且为孙在广西省政府谋到一职。这段时间,也许是他们在一起最愉快的日子,他们常常一起去漓江写生,两人均创作了不少作品。几个月后,徐悲鸿在《广西日报》上刊出了一则与蒋碧薇脱离同居关系的启事,他们的朋友沈宜申拿着这张报纸去见孙的父亲,想极力促成徐孙的婚事,谁知孙多慈的父亲孙传瑗坚决反对,并且负气带着全家离开了桂林,转往浙江丽水。

在多种压力之下,加上抗日战争的全面爆发,事实上,徐悲鸿和孙多慈已是劳燕分飞,不得不各奔东西,中间全靠徐的好朋友舒新城为他们传递信件,他们在信中互诉离别之苦。一向软弱而又内向的孙多慈,在此关键时刻屈服于父亲,在丽水的一所中学里任教。而身心俱疲的徐悲鸿也应邀去印度讲学,一去四五年不归,直到1942年春才回国。孙多慈与徐悲鸿的联系一度中断。1940年,在朋友的劝告下,二十五岁的孙多慈结识了时任浙江流亡政府教育厅长许绍棣。许是浙江临海人,1900年生,早年毕业于复旦大学,担任过北伐军总部文化处处长,1928年他担任国民党浙江省党部主任委员时,曾行文通缉鲁迅先生,为此,他一向为进步舆论所不齿,受非议颇多。30年代中后期,许绍棣担任浙江省教育厅厅长时,他的妻子方志培已亡故,留下三个幼女,均由许的潘姓表姐协助料理。孙多慈在其父亲的安排督促下,最终嫁给了年届四十、且有3个女儿的许绍棣为妻,后与丈夫许绍棣育有二子。

结婚前,孙多慈以为身为教育厅长的许绍棣很有学问修养,其实不然。孙多慈在给徐悲鸿的信中曾表达了后悔之意,以及对徐悲鸿的思念之情。天下有情人不成眷属的悲伤例子比比皆是,徐悲鸿与孙多慈就是其中不幸的一对。1945年,徐悲鸿和蒋碧薇终结了28年的婚姻,赔偿给蒋碧薇一大笔画。随后,徐悲鸿认识了廖静文,后来娶廖静文为妻。    

1947年孙多慈受邀出国,1948年转赴台湾省,任台湾师范大学艺术学院教授,后任院长。1949年全国解放,孙多慈随丈夫举家前往台湾,边教学,边精研绘画,成为知名画家。

1953年9 月,徐悲鸿在北京病逝,噩耗传到台湾时,蒋碧薇正去中山堂看画展。在展厅门口,当她刚签好名字,一抬头,正好孙多慈站在了她的面前,这对几十年前的情敌,一时双方都愣住了。后来还是蒋碧薇先开了口,略事寒暄后,蒋碧微就把徐悲鸿逝世的消息告诉了孙,孙闻之即刻脸色大变,眼泪夺眶而出。她怎么也不会料到,这是她与蒋碧薇惟一的一次对话,竟是告诉她徐悲鸿的死讯!闻讯徐悲鸿辞世,孙多慈悲痛万分,后来,她坚持为生死恋人而守孝,至死怀念徐悲鸿,《玄武湖春晓》等代表作,寓意其中。徐悲鸿与孙多慈凄婉悲歌的终身爱情,令人感动!

孙多慈在艺术上的追求与才华,在上世纪三十年代后期就已扬名天下了。1936年,孙多慈于中央大学毕业之初,在徐悲鸿的指导帮助下,中华书局为其出版了第一本素描集;第二年,在安徽举办了她的个人画展;1949年,在上海慈淑大楼又举办了个人画展;解放前夕,随丈夫到了台湾,历任台湾师范大学艺术系教授、主任、院长等职,五十年代赴美国和法国进修,在台湾又举办了个人画展,获得极高的评价。她的主要艺术作品:《玄武湖春晓》《孙多慈描集》《瓶汲》《石小工》《狮》《泰国公主》《孙多慈自画像》《天问》《沉思者》《农作》《妹妹》等,享誉世界。

20世纪70年代初,孙多慈患了乳腺癌,曾三次飞往美国手术,仍无效,于1975年2月,病逝于她的好友吴健雄博士的家中,享年63岁。


【拾叁】书法大家司徒越


孙方鲲(1914—1990),号剑鸣,笔名司徒越,成名后,人们大都只知其响亮的笔名,却鲜知其真实的谱名。1914年,他出生于寿县城关镇,生前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安徽省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名誉主席,安徽省考古学会、博物馆学会理事,安徽省地方志编撰委员会顾问,寿县政协副主席,安徽省第六、七届人大代表等。

司徒越是寿州孙氏枝兰系孙蟠公四子克佐(十一房)公后裔,虽出身名门望族,但自幼家境贫寒,幸得亲戚资助,于1931年春考入上海美专学西画艺术。入学不久,适逢“九·一八”事变爆发,司徒越积极参加抗日反蒋学生运动,因频频在街头上露面,很快引起反动当局的注意,曾遭到巡捕房逮捕入狱。第二年,他被迫转学到上海新华艺专继续学业,同时积极参加“反帝大同盟”革命活动。在上海美专短暂的学习生涯中,司徒越有幸认识了美专创办人、校长、著名画家刘海粟等一批艺术界的名人大家,这对他的艺术生涯产生了积极影响,也为将来成为一名“德艺双馨”的书法家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1933年,司徒越自上海艺术专科学校毕业后,先自谋职业,至1938年,到郭沫若领导的国民党军委会政治部做抗日宣传工作,1940年后从事教育工作,先后任正阳中学、六安师范、舒城中学校长(或副校长)等职。1963年调回家乡寿县,在博物馆从事文物考古工作。

司徒越幼读私塾,自少年时期开始,一直执着于从事书法研究和创作,书法艺术独树一帜,饮誉中国书坛。他的书法正、草、隶、篆、甲骨、金文兼优,长学西画,功底深厚,尤以狂草见长。在草书方面,他极其重视继承传统,认真学习名家技法,但绝不墨守成规,泥古不化,而勤于探索,古为我用,力求创新,终于形成了刚健豪放,婉转流畅的独特艺术风格,为书坛所推崇。他厚积薄发,大器晚成,是德艺双馨、享有盛誉海内外的狂草大师。

人说十年磨一剑,他却几十年磨剑不辍,犹如藏在深闺无人知的绝代美人,一旦横空出世,便倾城倾国!正如他的号“剑鸣”一样,真可谓“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作为著名的书法家活跃于我国书坛,司徒越仅只是在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直至去世前的短短十多年的时间里,他却取得了每位艺术家无不渴望、令人惊叹的巨大成就!

1976年的春天,赢来了一次偶然的机遇,却改变了他那蹉跎多舛的人生道路:司徒越的一幅草书作品,不经意的入选到日本展出,结果是艺惊东瀛,日本书法家及观赏者们赞不绝口。消息传到国内,人们方知司徒越其人、其书。其作品遂被选入日本出版的《中国现代书道展》一书。此后,他的一系列作品又陆续在西德、芬兰、美国、港澳等国家和地区展出。从此,一发不可收!

80年代中期以后,司徒越逐渐形成了自己独特的书法艺术风格,以其雄健奔放、婉约流畅、天人和谐的狂草韵法,独步书坛,因而得到专家们的普遍赞叹认可和受到人民群众的青睐欢迎。

1985年,《书法》杂志对他的作品作了专题介绍;1987年,其作品又被日本收入《中国著名书家百人展》和上海出版的《当代书法家墨迹诗文集》;1987年,《司徒越书法选》由安徽美术出版社在国内出版发行;刘少奇纪念馆、周恩来纪念馆、中国书法艺术博物馆、茅盾故居纪念馆、钱君陶艺术馆等知名展馆都收藏了他的书作;其作品还被收入《现代中国书道展》、《中国著名书法家百人作品选》、《中国年鉴书法选》、《当代书法家墨迹诗文选》、《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五十周年系列书法大展作品集》等书刊;中央电视台曾先后数次播放《司徒越的狂草艺术》专题片;司徒越的艺术人生被摄制成电视专题片,分别在中央电视台、安徽电视台、六安电视台,以及外省市多家电视台进行播放,好评如潮,产生了广泛深远的影响!

作为知名书法家,司徒越诸体皆能,但大多数慕名索书者却指名非要他那虬龙惊蛇、难以认得的草字不可。司徒越有一个习惯,不管给谁写字,都会认真揣摩对方的身份,总是恰到好处地表现了题字的内容,因他的狂草实在难认,每次赐墨宝,总要附一个字条,让人易于辨认,避免让人误解和尴尬。

司徒越不仅仅只是一名自谦曰“写字匠”,他是地道的学者型书法家,先生还擅绘画、工诗文、精篆刻、通考古,博学广见,多才多艺,涉猎诸领域,成就斐然。司徒越的画作目前仅可见油画数幅、速写一本,其中两幅栩栩如生的自画像(油画)准确地表达了他的气质,可见其绘画功力之深。他的篆刻作品有未刊稿《捉刀集》、《冯妇集》两本,其中的少数作品曾发表在省内外的报刊上。

他总结自己对草书的理解撰写了《草书獭祭篇》,发表于中国书画函授大学校刊《书法学习与辅导》上;还为中国书法函大合肥分校编写《结体、章法举隅》讲稿;发表于《书法》上的《小议书法创新》一文,则尖锐地抨击了上世纪80年代中期某些不正书风,展现出他立于潮头浪尖,搏击风浪的无畏精神。他言传身教,指导了一大批书法爱好者步入书坛,成为一名令人尊敬仰慕的艺术大师。

尤其值得称道的是,他曾公开发表的《鄂君启节续探》考古论文,敢于挑战权威,大胆提出了自己的观点,受到安徽考古学界的推崇。他撰写的《关于芍陂(安丰塘)的始建时期的问题》考古论文,以翔实的史料、严密的逻辑推理,论证了坐落在寿县城南六十里的安丰塘,就是两千六百年前的楚相孙叔敖主持兴建的水利工程——芍陂,这在我国乃至世界都是最早建成、并且迄今仍在发挥效益的水利工程。解决了我国水利史学界多年争论不休的难题,从而确立了安丰塘即古代的“芍陂”史学观点,这一观点得到了中国水利史研究会前后两任会长及众多专家的认可。因此,安丰塘在1986年被国务院定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成为当时皖西唯一的一个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而他撰写和书丹的《安丰塘记》成为解读安丰塘的一把金钥匙,屹立在安丰塘畔,成为游客最为注目的景点。此外,他的《草书獭祭篇》、《书法的结字与章法》等重要论文,在书法理论界受到广泛赞誉。

   司徒越不仅书艺高超,理论功底扎实,而且人品高洁。他性格刚正,清廉自守,淡于名利,深为人们敬仰。他在历次接受拜访、采访中,许多同行和记者都不约而同的提到了一件事,就是刘海粟大师当年是否亲自为司徒越所在班授过课的问题,现在已不得而知,两人之间是师生关系则是毫无疑问的。但是,不论成名与否,司徒越都不是那种拉大旗作虎皮,用别人光环包装自己去吓唬别人的人,他从不炫耀这个师生关系。他斩钉截铁地说道:“有人说我拜刘海粟为师,那是胡说,绝无其事。” 著名作家潘玉良在上海美专任过他的教师;他与著名导演王为一、著名演员赵丹是同学关系,对于这些,司徒越从未没有当回事,也从不把这些当金子贴在脸上为自己争光。

司徒越的一生坎坷,历经磨难,终其一生,他讲求操守、矢志不渝,晚年成名后,更以奖掖后学、服务乡梓为己任,不遗余力耕耘创作,又不为名利所动。正像他在抒怀诗中所说的那样:“我犹有余热,慷慨献人寰。” 司徒越所作诗词在史无前例的浩劫中已荡然无存,晚年唱和之诗及应制之作集为《留痕》一本,逝世后被友人收入《皖西诗词》。诗中既有他对蒙冤之时痛彻心脾的回忆:“往事摧肝胆,年光换鬓丝”;也有拨乱反正之后发自内心的欢唱:“幸雪十年耻,欣逢四化时。”道尽了司徒越的身世沧桑坎坷的经历。

司徒越的人品书品深为人们所赞颂,原地矿部长、中顾委委员孙大光称赞他:“书法超群绝俗,为人忠正刚直”。司徒越的老朋友、著名书法家刘夜烽撰文《人与梅花一样清》纪念他,正如文中赋悼诗“书臻炉火纯青处,人与梅花一样清”那样,更可见其“人书俱老”的境地,真实、贴切地表达了不仅仅是好友刘夜烽,也包括了其他人对司徒越的人品、书品的钦佩之心。

1990年10月,身患癌症的司徒越病危弥留之际,家人询问遗言,他思索片刻后首先说出了这样一句话:“希望我能对得起所有的人!”“所有的人”当然包括某些曾经伤害过他的人。他的态度一如既往,仍是宽容。10月21日中午,在数次严词拒绝医护人员的救治,并向他们郑重道谢之后,司徒越静静地走了。众多好友亲朋闻讯后从外地赶来,向他作最后的告别,家乡更是万人空巷,送其远行……



【拾肆】著名电影艺术家孙道临



孙道临(1921—2007),原名孙以亮,枝兰系七房克伟公后裔。1921年12月18日生于北京安门内惜薪司附近的一个书香门第之家,从七八岁起与父亲孙文耀在北京西山八大处孙氏别墅居住,后就读于崇德学校。上中学15岁便开始写小说,他的处女作《母子俩》发表于校刊《大鹏》上。小说人物来自于他上学路上常见的贫民窟众生相:垂暮的老人、打架的乞丐、拾荒的女孩,故而真实感人、轰动全校,被老师同学们视为神童。16岁时在崇德中学以集体入党的形式由党的外围组织“民先”转入中国共产党。他凭借超然的才气,考入燕京大学。

孙道临因参加学生抗日运动几次入狱。他常为自己存在的价值被蔑视践踏而痛苦不已。1942年6月,脸上都是绷带的孙道临从狱中出来就失学了,因抗战炮火烧到了北京城,燕京大学等院校被迫关闭。他给大后方的同学写信,战时阻隔,杳无音信。他不愿当日伪学校的学生,又回到他熟悉的八大处,由于家境困难,他接受父亲劝告,独自养羊,自食其力。一个燕京大学哲学系的才子,当起了羊倌,这是他一生中的特殊经历。1943—1944年参加中国旅行剧团、上海国华剧社任演员,1945年在北京南北剧社任演员、编导。直到1946年夏,他又回到燕京大学读他第九年的大学。1947年毕业于燕京大学哲学系。1948年到上海清华影业公司任演员,步入影坛。1949年进入上海电影制片厂任演员、导演。

一次偶然的机会,与校友黄宗江相遇,改变了孙道临的人生走向。原来,学艺术专业的黄宗江自译了独幕话剧《窗外》,觉得孙道临象剧中的男主角,力邀他出演,孙道临说试试看,意想不到的演出获得极大成功。孙道临从此一发不可收,又演了《雷雨》、《生死恋》等剧,成了名扬全校的潇洒小生。从此,他放弃哲学,与黄宗江一起开始了从艺生涯。直到年过35岁,有一天,他突然找到黄宗江和他的妹妹黄宗英,开门见山地说:我想结婚了……原来他心中的林黛玉就是王文娟。王文娟是浙江嵊县人,那是著名越剧之乡,她自小背井离乡到上海跟表姐竺素娥学戏。19岁时在《碧玉簪》中就是头肩花旦。1962年7月2日两人成婚。1964年生下唯一的女儿孙庆原。

著名演员。他加入上影厂继续从事表演创作,主演及参演了《民主青年进行曲》、《女司机》、《南岛风云》、《家》、《不夜城》、《永不消逝的电波》、《万紫千红总是春》、《革命家庭》、《早春二月》等10余部影片的拍摄,塑造了性格迥异的银幕形象。半个世纪以来,在近30部电影和电视剧中担任主角或重要角色,先后主演并获广泛好评的影片有:《雷雨》、《乌鸦与麻雀》、《渡江侦察记》、《永不消逝的电波》、《早春二月》、《家》、《不夜城》、《李四光》、《一盘没有下完的棋》等,在银幕上成功塑造了许多激情鲜活的角色,成为大众喜爱的著名演员。

著名导演。1984年后,孙道临在近10部影视剧中担任导演,自编自导影片《雷雨》、《非常大总统》,并在两片中分别饰演男主角。1992年执导了电影《继母》。2001年,80岁的他导演的电影《詹天佑》,在北京的首映式上,所享受到的“掌声与喝彩”比那些当红明星们还要热烈,荣获中国电影“华表奖”最佳故事片奖及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

著名配音解说家。孙道临还是一位出色的译制片配音大师。他为《王子复仇记》、《白痴》、《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基督山伯爵》等20余部脍炙人口的外国影片作配音。解说的影片《鲁迅传》,表演深沉、自然,富有激情,都是中国电影表演画廊中的佳作。他的嗓音浑厚,吐字清晰,感情丰富,都极有魅力,又是一位不可多得的朗诵艺术家。孙道临在电影配音中所达到的成就,可以说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连他自己也没有能超越。孙道临配的哈姆雷特潇洒、俊逸、高贵而绝无媚俗气,立刻就成了演艺界训练口音的标准教材,甚至对全国人民从此以后的说话腔调产生了潜在的影响。同时,孙道临热心推动和参与群众性朗诵活动,耄耋老人还担任中国朗诵协会的会长。

妙用“茄子”。在集体合影时,摄影师会喊出“茄子”一词,大家就会心一笑齐念“茄子”,于是就留下面带笑靥的优美影像效果来。这个让照相时留下微笑口形的诀窍,就是著名电影表演艺术家孙道临的首创。孙道临是银幕上公认的美男子,他饰演的诸多艺术形象,以风流倜傥、儒雅洒脱的气质闻名于世,他那俊朗优雅、笑容可掬的明星照,也受到广大观众的热烈追捧。有人曾问孙道临,缘何照片上的表情那么好?他一语道破天机,说拍照时轻轻念一下“茄子”这个词,口形就会展露笑容。大家一试,果然立竿见影。一次周总理与艺术家聚会,在拍合影时有人讲起孙道临的这个妙招来,总理听罢笑道:“来来来,那咱们都来说‘茄子’!”。后来《大众电影》记者披露了这一细节,“茄子”一词便不胫而走,以致于照相大家都会喊“茄子”了。

孙道临多次获国内外电影艺术大奖,出任加拿大蒙特利尔等国际电影节评委。他历任中国影协第五届理事、主席团委员、第六届代表(顾问),上海市人大代表,上海华夏影业公司艺术总监。还出版有诗歌散文集《走进阳光》、盒带《唐诗欣赏》等。

鉴于人民艺术家孙道临的殊荣功勋,浙江省嘉善县投资兴建的文化艺术中心专设孙道临电影艺术馆,这是国内第一个以电影人命名的艺术馆。2007年2月2日,孙道临及其夫人著名越剧表演家王文娟女士、女儿孙庆原等参加了开馆仪式。2007年12月28日上午8点59分,中国著名电影表演艺术家、导演、朗诵艺术家,因心脏病突发,在上海华东医院逝世,享年86岁。由于他为中国电影走向世界做出了杰出贡献,江泽民同志曾亲笔为孙道临题词:“孜孜不倦、光彩照人!”


【拾伍】孙养农与《谈余叔岩》


孙养农(1901—1985), 孙多褆长子,玩票捧角,不但听戏学戏,组票房,养伶工,还结识许多名伶,更与一代名须余叔岩既有表亲关系,二人交情甚笃,还与他的得意女弟子名伶孟小冬往来甚多。

孟小冬(1907—1977),年少成名,十二岁首次登台于无锡,十四岁便在上海乾坤大剧场与名角粉菊花、露兰春、姚玉兰等同场献艺,十八妙龄几经周折终拜余叔岩为关门弟子,成为余派唯一女弟子。一代“冬皇”以高尚的艺德,受到京剧界广大同行的尊崇。孟小冬在中国近代戏曲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晚年移居台北仍坚持传授余派艺术,直至1977年去世。

1949年,孙养农因家道中衰移居香港,孟小冬对孙养农的生活给予了不少帮助,她见既是余叔岩的表亲,又是好友的孙养农生活拮据,便提出与他合作出一本回忆余叔岩的书,书名定为《谈余叔岩》,写作完成后,于1953年在香港出版,该书印量较少,内地流传有限。所得稿酬十多万元,她一分不要,全给了孙养农。孙养农跟袁世凯的东床快婿薛观澜都是以研究余叔岩出的名。

余叔岩(1890-1943) ,京剧老生首席名角,生于梨园世家,与“武生泰斗”、“国剧宗师”、四大名旦之首的杨小楼,“伶界大王”梅兰芳,成三足鼎立之势,并称“余、杨、梅三大贤”,他们为中国京剧黃金时代的代表人物。

谈余叔岩》封面设计非常漂亮,张大千题签 ,余叔岩行书在京剧名伶中是最好的,他亲手书《兰亭集序》于封面。余叔岩最得意弟子孟小冬作序 ,落款署名为“宛平孟小冬”。该书所述内容是孙养农的亲身经历,其史料价值自不待言。不仅比较全面地介绍了余先生的生平,而且比较系统地介绍了余派艺术活动、生活及思想。

孙养农为了表达对孟小冬的感恩之情,不吝把他珍藏的梅兰芳、余叔岩各据一面的折扇《梅花》赠予她,“书画成扇”正反两面分别为梅兰芳所绘梅花与余叔岩的书法。孟小冬深知此扇对她的特殊意义,后被孟小冬带回台湾珍藏一生。


【拾陆】书香门第才子多


寿州孙氏自明末至清末,出了一大批士子和入朝为官者,自废除科举制度实行新式教育以来,子孙后代始终秉承“耕读为本,孝礼传家”的祖训家风,不忘教育是修齐治平之本,各类人才层出不尽。据族谱和有关志书记载,寿州孙氏从事文教科技艺术者众多,且有书著成就者、获得教授、博士称号者多达百人以上,成就突出者代表如:

孙以楷(1938—2007),中国著名哲学史专家、道家学者,安徽省首批国务院特殊津贴获得者,1962年毕业于复旦大学,1965年毕业于中山大学,师从杨荣国先生研习中国哲学,是新中国成立后中山大学哲学首届研究生。1966年参加工作,先后任职于中华书局、人民文学出版社、淮南市谢家集区区委宣传部,1978年任职于安徽大学哲学系,先后任讲师、副教授、教授,哲学系副主任、主任,安徽大学道家文化研究所所长,中国哲学史学会理事、中国墨子研究会理事、安徽省哲学学会副会长、安徽省朱子研究会常务副会长等。孙以楷是安徽大学道家文化研究所的创立者,一直担任该所所长,这是国内高校中第一个专门研究道家哲学与文化的学术机构;孙以楷先生还是安徽省朱子研究会的主要创立者之一,自该研究会成立起,一直担任常务副会长负责日常工作。孙以楷主持国家八五重点社会科学基金项目“道家与中国哲学”课题研究,取得重大成果。创作出版了《庄子通论》、《道家与中国哲学》等八部著作,发表论文八十余篇。他提出了“涡河淮河是道家文化摇篮”和“道家哲学是中国哲学的根基”等学术观点,是道家文化研究的领军人物。

孙以昭(1938—),1961年毕业于复旦大学历史系,曾师从周予同先生学习经学史,为后来专门从事古代文学研究打下了深厚功底,也形成了他个人综合文史哲进行跨学科研究的特色,是中国古代文学重点学科带头人,国内著名庄子研究专家。曾任安徽大学古代文学教研室教授、主任等职,是中国古代散文研究会常务理事,中国骄文研究会理事。孙以昭教授在古典文学研究方面造诣深厚,成果硕然,主编了《简明中国文学史》、《中国文化与古典文学》,撰有《道家二圣——老子和庄子》、《庄子散论》两部专著和《毛郑诗考正校注》、《司马相如集校注》两部古籍整理著作。多次参加国内以《庄子》为主题的研讨会,发表数篇有影响的论文。他的人生也如庄子一样精彩潇洒,他是著名京剧票友,也是杨式太极拳的正宗传人。曾出演过《三堂会审》、《四郎探母——巡营》、《玉门关》等多出姜派名剧,在省内多家电台巡回演播姜派名段,出版了个人姜派小生唱腔选集,并录播了30多期介绍京剧艺术讲座,应安徽人民广播电台之邀,精心录制了8期专门介绍、评论姜派小生唱腔艺术的讲座,并先后在《中国京剧》、《戏曲研究》、《古籍研究》等刊物上发表了多篇研究姜妙香其人及艺术成就的文章。同时,五十多年来,潜心研习杨式太极拳,得田兆麟大师真传,对于太极秘传八段锦、老架、中架、推手、散手、剑、杆等均有很高的造诣,对于太极拳的功法亦有精深的研究。曾出版《杨氏太极真功》一书,其中关于太极拳功法要领的论述,体用结合,理法兼备,环环紧扣,完整一气,清晰地展示了太极拳如何由初学到练至大成的完整过程,具有很高的理论和实用价值。

孙自筠(1935—),抗日战争时期举家迁至四川万县。孙自筠自幼酷爱历史、文学和武侠小说,高中毕业年仅18岁在担任万县市政府团总支书记时,在《万县日报》上发表了第一篇散文作品,从此激励他弃政到兰州大学中文系深造,在大学的4年里,倾心探索古今中外文学,奠定了坚实的写作基础。1959年毕业后,因不满大跃进说错话被开除党籍并判刑十年,牢狱中忘记苦恼更加钟爱文学。1979年冤案得以澄清,组织上安置他到内江师范高等专科学校执教,从普通教师到著名教授直至退休后,全身心投入历史研究和文学创作中。他是有名的“文痴”,写起文章来不要命,笔耕不辍,取得了丰硕成果,所著《太平公主》长篇小说被改编为37集电视连续剧《大明宫词》,在全国多家电视台播出,创下了很高的收视率,产生了轰动效应。他还先后发表了《华阳公主》、《安乐公主》、《万寿公主》等公主类系列小说和长篇小说《程子昂》,以及《历史小品文》、《中华状元奇闻大观》、《残阳如血》(与人合著)等16部文学作品,还主编了《七彩鸟丛书》、《中国古文化丛书》二十余本。作品总计达260余万字。同时,孙自筠教授还热心关心、支持和帮助青少年文学爱好者的创作和成长,设立了孙自筠文学基金奖,受到社会各界好评。

在科教人才中的杰出代表有:

孙良方(1925—)清华大学毕业,中国科技大学教授,1951年参与中科院钱三强等领导下,研制成功中国第一台、第二台静电加速器,获我国第一次科学奖,1976年赴美访问,任美国加州高等物理研究所兼职教授。

孙以梁(1923—?)交通大学毕业,曾任冶金部、安徽冶金厅高级工程师。

孙以德(1928—1999)合肥工业大学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应用力学教研室主任,撰写多部专业论著,多项科技成果获表彰。

孙以谏(1931—)合肥工业大学毕业,历任地质专业工程师、副研究员、研究员,1993年获国家有贡献专家称号,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

孙戼方(1933—)家鼐公曾孙女,多煃四女,天津南开大学毕业,从事太空火箭和飞船研制工作,任中国空间技术研究院研究员。适江苏常州陈宜元,南京大学毕业,从事太空火箭研制工作,参加并领导卫星研制,曾任中国与巴西联合研制地球资源卫星总设计师。

孙多鸾(1934—),安徽理工大学采矿系教授、主任,获得十多项科研成果,享受国务院津贴,被煤炭部授予劳动模范,被国家科委授予科技工作先进工作者,安徽省第七届人大代表。

孙嵩泉(1953—)美国加州大学博士,美国硅谷半导体高科技公司总工程师

孙崑泉(1955—)中国科技大学硕士,美国东北大学博士,终生教授,美国飞利浦公司副总经理、总工程师。

孙崙泉(1956—)安徽大学学士,西安第四军医大学博士,澳大利亚中央大学博士、教授,澳洲生化研究所研究员、所长。

孙自捷(1957—)上海第一医学院博士,美国斯坦福大学医学院教授。孙政(1963—)博士学位,高级研究员,定居新加坡。

孙彤(1964—)博士、诺基亚(北京)总监。孙方宏(1965—)上海交通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

孙陈光(1985—)旅居英国,剑桥大学化学系博士。

孙以晓(1965—) 生化专业博士。

孙以明(1967—) 法学专业博士。

孙政(1963—)定居新加坡,博士学位、高级研究员。

孙彤(1964—)博士学位,任诺基亚(北京)总监。

孙玄(1975—)东南大学博士,旅居美国。

陈光(1985—)剑桥大学化学系博士,旅居英国。

孙以御,曾是吉林省的上海知青,其父母是孙绶方和陈宛青,外公是上海滩化学工业界极有名气的实业家和收藏家陈器成先生。孙以御在改革开放后进入长沙国防工大读书,仅读了一年半就转赴美国纽约市立大学深造,学习电脑网络技术。凭着执着好学、吃苦耐劳精神完成学业,打入美国银行界,从事银行、证券领域高科技开发和应用。后在美国著名的IBM公司、大通银行从事网络技术开发,现任美国花旗银行世界金融证券部的副总裁,是孙氏家族第二代移民中的优秀代表。


除了科教文领域人才辈出外,在体育界还涌现出耀眼的明星孙杨。

孙杨祖籍安徽寿县,是寿州孙氏枝荫公后裔,1991年12月1日生于浙江杭州,“同”字辈,父亲孙全洪原居住于寿县双桥镇孙厂村孙家祠堂附近,在淮南上班,曾是安徽省体工队男子排球队运动员,后来离开专业队读书深造,1989年毕业于上海体育学院,同年被分配到浙江科技学院任教,升任体军部主任,被评为教授。母亲叫杨明浙江人,也曾是排球好手。孙杨系浙江大学体育学院2010级本科生,成为一名中国男子游泳队运动员,主攻中长距离自由泳。由于家庭基因赋予了他运动天赋,加上科学刻苦训练,孙杨先后在省运会、全运会、亚运会、世锦赛,尤其在2012伦敦奥运会和2016年里约奥运等不同赛事中,摘冠夺金,多次多项创造、刷新世界纪录。获得CCTV体坛风云人物年度最佳男运动员称号;荣获环太平洋最佳男运动员和世界最佳男运动员两项大奖,成为一名享誉全球的体育新星。


由于受洋务大潮影响,欧风渐进,孙家人为了紧跟时代步伐,很早就把孩子送出去留洋。自1900年以后,孙氏家族就已有十几个子弟赴英美留学,去的时侯还扎着长辫子,回来时已是西装革履和戴上金丝眼镜的洋学生了,他们中有:孙多钰、孙多堃、孙元方、孙季方、孙煜方、孙豫方、孙震方、孙启方、孙沂方、孙镇方等。那时,从上海到美国要在海上漂泊两个多月,乡关万里,语言不通,生活习惯迥异,一般人视之为难途。但孙氏家族从长远利益考虑,较早地就与国际接轨了。孙多森长子孙震方出洋时才16岁,孙季方和孙煜方才17岁,孙多堃只有12岁,可惜孙多堃学业未成就病逝于他乡了。他们出洋学成归国后,大都充分展示其才华,成为政界和孙氏家族企业中的新星。

一百年余间,孙家鼐兄弟五人的直系后裔三代移民总数达千人以上,散居在英、美、法、加拿大、德国、日本等国家,在香港、台湾地区居住的也不少,大都从事工商、教育、科技、文化艺术等工作,他们每两三年聚会一次,联络交流感情,互通讯息。他们中若有机会回国者,上海莫干山路的阜丰里、天津孙氏旧宅、北京孙家鼐故居、寿州孙氏宗祠等,这些地方一定是要去拜谒的,毕竟那里是他们祖上发迹过的地方。寿州孙氏从古城走向世界,无论是在天涯海角,他们都会面向东方,心系祖国,永远忘不了自己的根!








作者:孙治安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