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在更新中...

《帝师家族》系列之十
——先祖遗产沉思录(上)

2017-08-16 08:48 点击数:
【字体:

【壹】孙珩率子孙义修东津渡

 

寿州控扼淮颖,襟带江沱,为至西北要枢,东南之屏蔽,东连三吴之富,南引荆汝之利,北接梁宋,平途不过七百,西援陈许,水路不出千里,外有江湖之阻,内有淮肥之固,龙泉之破,粮田万顷,历史上为水路交汇之处,商业发达,地理位置重要,为兵家必争之地。寿春曾为楚国的最后国都,郡都遗址在东津渡之西的柏家台子,城池要比现如今的寿县城大好几倍。淮南王刘安曾被封于此,刘安好道,在城西北的八公山上炼丹,传说得道成仙,留下“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美丽故事。公元197年,袁术以寿春为都,国号仲家,史称“仲家皇帝”。公元383年,著名的秦晋“淝水之战”发生在这里,留下了“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故事,创下以少胜多的光辉战例。

寿县是著名的水乡,巍巍古城墙下的护城河联淝通淮,与安丰塘、瓦埠湖、高塘湖以及区域内星罗棋布的河塘沟渠形成了如织的水网,不但拥有水陆交通之便,而且确保了农耕水利灌溉,成就了鱼米之乡。然而,几千年来,充沛的水源,又给这座城池带来了无尽的灾难。据《寿州志》载,仅明代永乐七年(1409)至清光绪十年(1885)四百多年间,先后所进行的27次修城,多因水患所致。寿州人可谓“时时虞水为灾”。

在寿县东门的城墙外,镌刻着1954年和1991年两次特大洪水淹没城墙的记载。据说1954年发大水时, 人们可以坐在城墙上洗脚。1991年的水灾,再次使寿州城墙外形若一片汪洋,城墙上标识的水位线高达海拔24.46米。可以想象,完全被洪水包围着的古城是怎样的令人心悸?人们十分清楚地记得当时的情景:连天淫雨,月余不断,大水围城,水域茫茫,白浪滔天,庄稼淹没,房倒屋塌,万家呼号,然而,寿县城宛如一座飘摇在汪洋大海中的一叶孤舟,虽然面临狂风巨浪倾覆的危险,却始终安然无恙。值得自豪和庆幸地是,无论洪水怎样的肆虐围困,古城坚若磐石,岿然不动。她沧桑伟岸的身躯,抵挡了凶猛的洪水,这又何尝不是上苍所赐呢?让寿县人引以为无尚的赞叹与自豪!

在如今的寿县与淮南之间,有条东淝河,河上有座桥叫东津渡大桥。这座有着悠久沧桑历史的大桥,它与寿州古城结下割不断的联系和具有诉不尽的史话。据《水经注》载:“肥水自黎浆北迳寿春县故城东为长濑津。”其意是,肥水从黎浆北流,经寿春县老城东,就到长濑津。所谓寿春县老城,即是现如今的柏家台遗址,也就是楚国故都遗址。现在的寿县古城于宋朝所建,据考证,楚都故城比宋所建的寿州城要大上好几倍。古东津渡又称“长赖津”,以“濑”取名,可见当年水流之急。

据《寿县志》记载:东津古渡坐落在寿县城东门外的淝河上,古有石桥一座,称长濑桥,又名淝桥。淝水源于合肥西北将军岭,西行入寿境,北流至东津渡,再西北流,于八公山南麓入淮河。古时运输多依水路,东淝河乃是通往淮河之咽喉,是南北水路的枢纽。想当年,商贾船只常过境或聚集于此,舟楫南来北往,车马东去西行,商贾云集,万货咸备,茶楼酒肆,乐奏宫商,一派繁荣景象。

东津古渡是寿州八景之一。据明嘉靖《寿州志》记载,“东津晓月”为“寿阳八景”。州人有“八景”诗曰:“紫金迭翠看秋枫,硖石量岚对峙雄,古洞三茅留胜迹,八公仙境乐无穷,东津晓月晨多趣,西望湖光晚照红,串串珍珠泉水涌,寿阳烟雨似琼宫”,寥寥数语,把每一景观的特色勾勒出来了。东津晓月,水天一色,石桥、扁舟、渔火、波光……组成一幅良辰美景,文人骚客以睹为快,舞文弄墨,以抒情怀。

东津古渡不光是历史上的繁华重镇,或有着被古往今来文人骚客们津津乐道的迷人风景,而且它更是兵家必争之要津。这里曾是淝水之战的主战场。公元383年,东晋与前秦在这一带进行了一场决定国家兴亡的历史大战——淝水之战。“八公山下,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历史典故即出自于此。《资治通鉴》记载,五代十国时期,后周征战南唐时,显德三年(956年)三月,周世宗柴荣视水寨至淝桥,率领千军万马包围寿州时,也曾踏过这座古桥。岁月沧桑,跨越东淝水上的东门、东津渡二桥,历史上因水灾战乱之故数度被毁,数度重修。因地方官府无财力承担,每当古桥需要重新修建时,官府都是动员和仰赖当地士绅义捐所为。

寿州孙氏支五世祖孙珩(1695—1780),字履苍,号艮园,枝兰次子,附贡生,诰赠中议大夫,钦加道衔加一级,晋赠武功将军,副将衔,崇祀乡贤祠,传载省志。孙珩公不但为朝廷命官取得功名,而且是寿州著名士绅,友善乡里,舍财好义,济困救贫,热心公益,为地方公益事业做出了突出贡献。孙珩公率子孙几代人义修东津渡的故事,在史书方志和民间广为传颂,书写了寿州孙氏家族的光辉一页。

据史料记载,东津渡古桥在清顺治十年(1653),寿州兵备道沈秉公组织重建。时至乾隆七年(1742),该桥已经损坏严重,不堪负重。寿州孔知州、凤台鹿知县,带头捐俸倡修东门桥,寿州孙氏乡绅孙珩承命监办,补修桥头东一孔。乾隆三十四、三十五年(17691770),孙珩又与当地绅士郑纯共捐银1104两,修桥头西一孔,筑桥墙二十余丈。到乾隆四十一、二年(17761777),又因水灾桥墙俱塌,此时,年已80余岁的孙珩公,嘱咐他的两个儿子孙士谦、孙蟠竭力补修,儿子奉父命捐资重修东津桥,以完成父之夙志。

乾隆五十五、六年(17901791),东津桥西第二孔坍塌过半,支木而行,孙蟠承父之遗愿,与其侄儿孙克任禀州县旨意,再度捐资重修。又于桥西南增筑长堤以防水患。乾隆五十七年(1792)九月初,动工补修东门桥及东津桥,工程艰难巨大,工匠民夫不下千数百人。一年半的时间,除夏日水大曾一度停工外,“秋冬晴暖略未误工”,到乾隆五十九年(1794)二月,两桥均告竣工,东津桥桥墙加高四五尺。乾隆五十九年(1794)至嘉庆元年(1796)冬季农闲间,又运碎石“千可胜数”,将两桥的桥面以碎石平铺,又于东津桥两头各设关门,西南添设长堤一道,同时竣工。清嘉庆五年(1800),又于西南增建一桥,两桥均系石拱结构。至道光元年(1821),孙克任与其诸弟:孙克依、孙克伟、孙克全、孙炳图、孙克佐、孙克仿、孙克修,以及诸侄:孙绍祖、孙承祖、孙延禧、孙承章、孙联珠等共捐资2000银两,存本生息,为岁修之费。清光绪六年(1875),再次捐资重修。在先辈孙珩公的带领和嘱咐下,寿州孙氏几代人捐资修桥筑坝的事迹传为佳话,成为乡村士绅关心地方公益事业建设的楷模,寿州孙氏家族也成为在寿州地区起主导作用的乡村宗族组织的核心。

民国27年(1938 6月,东津渡古桥被日本侵略军飞机炸毁。建国后,为方便淮南和寿县人民的生活和物资交流,在省政府的支持协调下,又几经修建。东津渡古桥历经沧桑变迁,如今已被一座现代化钢筋混凝土的大桥所替代每当我们通行在这个古老的渡口时,西见寿州古城,北望巍巍八公山,南遥看无尽的淝水,东览能源城繁华景象,心中常常会涌起无限遐想的波涛,思绪在历史的时空中交汇碰撞,呈现出一种复杂多变的情愫与感慨。东津古渡曾经的壮美雄风早已不再。但它留下难忘的历史将永载丹青,为后世所传颂。

 

【贰】寿州循理书院

 

桃李满天下的省重点中学寿县一中,是一座具有近四百年光荣历史的名校,原为寿州循理书院改建而成。根据《循理书院志》记载:明天启元年(1621),黄奇士任寿州学正。1622年,黄奇士创建循理书院,州人谢一鸣撰有《循理书院创建记》。乾隆三十六年(1771),大书法家梁巘就任循理书院院长。乾隆四十四年(1779),孙士谦遵父孙珩遗命捐赠二千六百缗存本生息,以为贫士丧葬费,部分资金为童生试卷及省试、会试费,并设义学,教生徒之贫者。知州张佩芳撰有《孙氏乐输记》,循理书院院长梁巘手书镌刻碑上。乾隆五十年(1785),循理书院院长梁巘病逝那年,孙士谦加捐钱三百缗,为州县学费。嘉庆元年(1796),孙士谦复加捐四百缗。

嘉庆十九年(1814),孙谦士之子孙克任等加捐一千缗,孙蟠之子孙克佺等加捐一千缗,加馀息二千三百缗,俱为本生息。知州杜茂撰有《孙氏捐赠学校公费记》。道光二年(1822),董事绅士孙克依捐资三百馀缗增置器物。同治十三年(1874),邑绅署四川提督钱玉兴捐银二百两;按察使衔、候选道姚有志捐银三百两,生息以助乡试诸生川费。光绪元年(1875),凤阳府知府丁士彬助捐乙亥科京考银二十两。光绪七年(1881),书院董事孙克依捐畦地为基,南北长四十一丈,东西宽二十四丈,原值价银一千一百四十两。光绪元年(1875)以后,寿州孙氏官绅孙家丞、孙家球、孙家镛、孙传樾等先后任书院董事,均向循理书院进行捐资,并直接参与了书院的建设和管理。

光绪二十七年(1901),时任学部大臣的邑人孙家鼐捐资扩建循理书院。光绪三十一年(1905),寿州循理书院改为寿州公学,由孙家鼐侄孙孙传檙创办,辖中学、高小两部。校址即在循理书院,将旧有楼房5楹及平房若干间完全推倒,重建书楼30楹,房屋100余间。孙传檙亲自撰写《创建寿州公学记》,现存寿县博物馆。

民国十二年(1923),寿州公学改为寿县初级中学;1951年易名为寿县中学;1966年更名为寿县第一中学。2010年1月,寿县一中创办《循理》校刊。2011年3月6日上午,寿县一中整体搬迁项目工程开工典礼在新校区举行,新建的寿县第一中学,包括复建循理书院,寿县第一中学校的校训定为“循理”。


【叁】寿州孙氏宗祠

 

寿州孙氏宗祠坐落于全国历史文化名城寿县双桥镇孙厂村境内,位于城南约6公里,是县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国家3A级旅游风景区,徽派园林建筑,古朴典雅,钟灵毓秀,名闻江淮。

原寿州孙氏宗祠清乾隆初年(约1737年左右,待考)始建于城内南过驿巷,由七世祖孙珆 、孙珩;八世祖孙士谦、孙蟠等先辈们带头捐资而建,清同治元年(1862),该宗祠毁于苗练兵燹。光绪六年(1880),寿州孙氏宗祠重建于城南孙家厂,御赐建有一进大门、二进锡祚堂、三进飨堂、东西厢房、横经书屋、西书房、怀艰亭、厨房、大门前木质双斗旗杆四根等设施,占地面积为二千七百余平方米。主要用于陈列先祖牌位、聚会议事、办学授课、举行祭祀、纪念先人,慎终追远,教育子孙,昭示后世。

民国时期,军阀混战,宗祠疏于管理,祠产入不敷出,故维护修缮不及,日渐颓圮。抗日战争期间,又遭战火殃及,破坏严重。在历次战争中屡有驻军。新中国建立后,曾长期作

为基层政权组织的办公场所,后又曾为村办小学所在地。在百余年的时间里,只有使用,缺乏看护维修,宗祠设施物品荡然无存,大门、锡祚堂、飨堂、书房等建筑相继坍塌。到了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整个宗祠面目全非,已成残垣断壁状态。值得庆幸地是,在祖居地孙氏子孙们的极力保护下,宗祠占地空间,以及颓圮的大门、飨堂等建筑遗迹还依然艰难地矗立在原地。

1998年,寿县人民政府以“寿政[1998]115号文”确定了该宗祠建筑群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及时防止了进一步遭受破坏和被侵占的现象。但是,由于宗祠倒塌毁坏严重,几近废墟,因而,恢复维修工作量大,文物保护资金无着。时值二十一世纪之初,盛世修谱之风劲吹,激发了族人木本求源,慎终追远之志,因而,修祠续谱,重振家声被列入寿州孙氏家族的头等大事。

为顺应时代要求和族人之强烈呼吁,枝兰系十房炳图公之玄孙,原两淮煤矿指挥部副总工程师、安徽省政协原常委多晶公,于1993年离休后,为寿州孙氏宗祠的修复重建和族谱的续修,以逾八旬高龄的耄耋之年,孜孜不倦地奔走于寿、凤、淮、合等地,寻根问祖,联系族人,并斡旋于省政协和县委县政府等有关部门,且以身作则,率领全家捐资数万元,以其表率和大爱善举,深为族人们所感动,并得到省政协的高度重视。在多晶公的积极倡导下,在省政协、县政府、县政协以及有关部门的大力支持下,寿州孙氏族人闻讯后纷纷响应,慷慨解囊,踊跃捐资助修,为恢复孙氏文化遗产而凝心聚力。第三次复建宗祠奠基于2005年4月5日正式启动,在原址基础上,按原貌全面复建。经过族人近三年的努力,主体工程于2009年7月10日圆满完成。

阅尽沧桑今犹在,修葺复建续传奇。整个宗祠修旧如旧,雄丽婧深,丹素交彩,古朴典雅,既隔尘器又显清秀。远望北山淝水,极目江淮平原,小河湾流于祠前,松柏挺拔陈于后,日月晦明以增其色,云霞散而变其状,钟灵毓秀,蔚为壮观,足以彰显孙氏先祖之睿智,后世子孙之勤劳,家风醇厚延绵之历史文化。

复建后的孙氏宗祠,坐北朝南,占地面积3600平方米,建筑面积1048平方米,砖混结构,选址考究,环境优雅,外观呈高墙封护式,白墙青瓦,错落有致,中正典雅,庄重大方。复建后的宗祠,一进大门三间,104平方米,青瓦盖顶,饰有脊兽,飞檐翼张,门楣上“孙氏宗祠”四个金色大字,熠熠生辉,门厅两侧半人高的青石抱鼓,衬以高高的门槛,凸显祠堂庄严。二进锡祚堂五间,192平方米,现布展成一代帝师“孙家鼐纪念馆”。飨堂五间,246平方米,它在祠堂建筑群中,规模最大,用材最考究,梁栋厚重,装饰华丽,工艺精湛。飨堂正中设主龛,供奉寿州孙氏始迁祖的牌位,两厢按照左昭右穆的序位,供奉孙氏各支派历代先祖。飨堂门前,左右各立一角亭,分别为爱心族人捐建的“思爱亭”和“思源亭”,两亭东西对称,护佑着飨堂,承寄着后人对先祖的敬仰和思念之情。锡作堂和飨堂两侧,分别辅建书房、香火房和名人纪念展厅,总面积344平方米,族中历代名人精英事迹介绍,在这里一一呈现。祠堂两侧建有130米的长碑廊,总面积205平方米,碑廊边上,花木葱茏,鸟语花香,近千名孙氏族人慷慨解囊,捐资修祠的功德薄赫然于墙,群策群力,昭示后人,延绵世泽。在宗祠门前建有广场、旗杆、牌坊,门前端坐一对石狮,昂首怒目,刚猛威严。庄重高耸的“孙氏宗祠”牌坊上,镌刻着孙氏族人600年来“敬慎家风、醇良世泽”之族训,及“克俭养廉尊祖训、守勤茹苦效前人”的楹联,烘托出祠堂神圣威严的气氛。

宗祠建成后,其基础设施逐渐完善,内部厅堂装饰布展一新。为了满足越来越多前来拜谒、祭祀先祖的族人,以及慕名前来参观旅游者的交通需求,还在宗祠南面修建了一条7米宽,200多米长,能保证旅游大巴通行的高等级混凝土大道,将省道寿霍公路与宗祠广场连接起来。宗祠内,孙家鼐纪念馆,家族英贤厅、书画艺术厅完成设计布展,进一步彰显了宗祠文化内涵,增强了旅游观光的吸引力。从2010年起,每年清明节在这里族人们都举行大型祭祀活动,更为难能可贵地是,散居在海内外异地他乡的寿州孙氏们闻讯后,不忘桑梓,荣归故里,寻根问祖,祭奠先人。

依仗族人慷慨捐助复建的寿州孙氏宗祠,恢复和保护了古文化遗产,在社会上产生了积极广泛的影响,受到当地政府的关注,媒体的宣传,同时也吸引了越来越多的社会各界人士前来参观旅游。安徽电视台、河南电视台分别为寿州孙氏家族作了专题节目,在黄金时段播放。以宗祠为平台的寿州孙氏讯息也经常见诸于报刊杂志和网络媒体,安徽日报登载了孙家鼐题字——《宝婺星辉》的专题文章。中国经济学界泰斗厉以宁专程参观考察了寿州孙氏宗祠和孙家鼐纪念馆,瞻仰了北京大学创始人孙家鼐铜像,对其赞誉有加。

时逢盛世,承蒙国家开明和谐政策的庇护、滋润,政府、社会各界的厚爱、支持,寿州孙氏宗祠得以从废墟中恢复原貌,并焕发了熠熠光彩。为此,寿州孙氏族人无不感恩戴德,纷纷表示,将一如既往,凝心聚力,奋发图强,为故土的繁荣,宗族的昌盛,社会的发展,国家的富强,留下雪泥鸿爪,作出新的更大贡献!

 

【肆】东十房

 

据说早年的寿州城内曾有五分之三的领地都属于孙家的。为什么孙氏家族在寿州城有如此大的势力呢?不少人都认为孙家是因为孙家鼐中了状元在京城做了大官后才发迹的,其实不然。寿州孙家发迹应从亦官亦商亦文的孙蟠开始。孙蟠于乾隆年间辞官经商后,在南过驿巷开起了“石舟当铺”,当时相当于钱庄,并把“票号”生意扩大到临近的几个省,一举成功。他把赚得的钱用于修建孙家花园、捐资办教育等公益事业,还建立了“宗祠花红”(相当于家族教育基金)鼓励子孙读书,坚持走科举之路。从此,寿州孙氏子弟入士者和获得功名者层出不穷,是孙蟠与其胞兄孙士谦二公携手将寿州孙氏家族引向辉煌荣耀的。

以上有关章节曾叙述过寿州孙氏家族“十四房”的来历,“十四房”集中代表了孙氏家族的辉煌历史,而“十四房”中又以“七房”和“十房”最为突出,“七房”一脉属孙士谦直系后裔,孙家鼐则是其中最为最杰的代表;“十房”一脉属孙蟠直系后裔,寿州孙氏家族在城内的房产,其中“十房”占据了相当大的比例,“东十房”建筑群就是孙蟠子孙的遗产。

“东十房”建筑群由北而南地排列,在如此拥挤的寿州城中,竟然有如此庞大规模的建筑群,真是让人匪夷所思。从高处看,密密麻麻一大片;走近一看,房子的过道、正厅、阁楼,以及天井,都是那么井井有条,穿行其间,并没有局促感,倒是邻居们相互串门的时候,所见到的浓浓民俗,感觉到与电视剧《秦淮人家》有着异曲同工之妙。现如今,“东十房”建筑群历经百余年的风雨摧残,它当年那种卓约风华早已不在,所显现的是令人无限忧伤的败落境况。尽管如此,当我们走进“东十房”时,所欣慰地是,看到勒进其墙体的石碑上跃然写上“东十房县级文物重点保护单位,寿县人民政府立,1995年。”站在地面上平行望去,除了感受到些许的古典沧桑之外,并没有多少惊奇的发现。但是,当你寻找好角度,站在寿县城南大街某座高楼上往东北方向看去,一直看到状元街,看到照壁巷,再看到整座城池……其间,浮现在眼帘的是,层层叠叠,犬牙交错,一袭老式建筑,那些雾蒙蒙、灰苍苍的小瓦砖墙逶迤延绵,排排屋脊如同画笔勾勒般的挺阔,翘檐不事张扬,它不像南方园林建筑那样环山绕水,曲径通幽,而是有一种踏实、稳健、充满生活情趣的安逸与灵动的有机结合,这就是寿州孙氏家族“东十房”的一块领地。

“东十房”的建筑一般为石块堆砌而成,线条粗犷,墙体厚重,总体格局虽没有南方建筑那样繁多的雕梁画栋,但透过斗拱、石刻、窗棂、隔墙等造型和装饰,既能展示出一种“稳”中带“秀”的感觉。据“东十房”的老住户们说,原来这里还有“麒麟送子”等雕刻,最南边的那幢房屋,一袭朱漆,瓦当纹理清晰,廊柱和门窗设计精巧,更具古典建筑特色,从其中方可领略到房屋主人的文化品位。

再仔细品味,它犹如一位憨厚博学的老人,在岁月的淘洗下,仍然保持着一种贵族式的雍容大度。“东十房”建筑群是一种人生的大境界,阅尽铅华,随着岁月的磨洗,仿佛让我们看到千年寿州古城不易觉察到的那种纤巧与柔媚。“东十房”建筑群是寿州孙氏家族创造的,在在那个封建式“家国天下”为价值取向的年代里,让人们感悟到乡族组织巨大的社会力量,这种力量来自乡族绅士的社会承担精神和家族组织的团结凝聚力,既展示了一个家族的辉煌,也彰显了乡族组织对推动经济社会发展所发挥的积极作用。

有“东十房”就应该有“西十房”,东西十房是如何分的,随着时间的远久离去,我们已无法准确的知晓。如果以寿县城的南大街为界,南大街以东某些位置为“东十房”的领地,那么,南大街以西某些位置即为“西十房”的领地,如“孙蟠大夫第”、“孙家粮库”等应属于“西十房”的领地,就连南大街工商银行北边的许统领故居,据当地百姓讲,那只是孙家的一处绣楼,并不是许统领的。由此可以想象,南大街从南到北,这么一大片全是寿州孙家的地盘,难怪乎民间称誉寿州孙氏家族为“孙半城”!

转眼百余年过去了,“东十房”曾经是寿州孙氏家族一个支系的建筑,如今她孤寂凋零的在那里进一步地遭受到风霜雪雨的浸剥,无情的岁月已把她摧残成一个人老珠黄的老妪。而在寿州城内,众多古老建筑几乎逐渐被销毁殆尽的今天,仍然能保留下这么一大片老建筑,已经是一种奇迹了。在日薄黄昏之际,在繁华喧嚣的闹市里,“东十房”这位历经沧桑的老人,她静静瑟瑟地伫立在街巷中的一角,始终与日新月异的现代化警惕地保持着距离,她似乎在沉思着过去,忧思着未来,有着向人们述说不尽的期盼和诉求……此刻此景,作为寿州孙氏后裔、政府领导机关,以及关心关注古城文化的人们,又该作何思何想何为呢?

 

 

 

 

 

 

 

 

作者:孙治安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