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师家族》系列之十一
——先祖遗产沉思录(下)

2017-08-16 09:51 点击数:
【字体:

【伍】状元府——孙家鼐故居高大门

 

在寿县古城北大街东侧,有处县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高大门”建筑群,这就是大名鼎鼎的孙家鼐故居,寿县人习惯称之为“状元府”。在寿县乃至淮南地区,人们称寿州孙氏家族为“孙半城”,在淮河流域,这个家族是没有第二家能与之比拟的巨富豪门。“孙半城”百年气象的代表人物就是一代帝师孙家鼐。

孙家鼐于1827年4月7日出生于“高大门”这个老宅。最初,七房克伟公传下的老宅,由孙家鼐父亲孙崇祖继承,家鼐公家的老宅,原来只有现在的一半大,位置靠东,大门开在北过驿巷上。高大门西边是孙家的另一房的老宅子。等到孙家鼐榜中状元进京做了高官后,他的家人便将高大门西边的房屋买了下来,将院墙一拆,两户老宅就连成了一体,略加修缮后,高大门的气势更加雄伟起来。西边也就成了孙家大院的正门。

据当地老人回忆讲,高大门原是一座砖木结构的门楼,有一丈多高。大门两侧立有石鼓,顶上两边有垂檐,门宽两米,两边立条石,石条上有竖槽,用来上下木门槛。白天门槛卸下,大门洞开,骑马可直入院内。到了晚上,将木门槛卡进石槽里,足有半人多高。门楼两边是高大的灰砖院墙,上铺小瓦,围着大院一周。进门处迎面有一扇灰墙照壁,拐过照壁,由方石铺就的通道,与屋檐下走廊相连,厢房别院,层层叠叠,布局精巧别致。

清廷为表彰家鼐公的功德,1908年3月,家鼐公被賜封为太子太傅,同时赐建太傅第,高大门就是在那时改扩建成“太傅楼”的。高大门被扩建修缮成“太傅楼”之后,高台楼阁,雕梁画栋,庭院幽深,古朴典雅,更加彰显孙家门庭荣华富贵的建筑风格,据说从空中看“太傅楼”宛如一个大写的“壽”字。它西抵北街,北至西大寺巷,南达北过驿巷,占地有2500平方米,是当时寿州城内最为壮观的豪华宅第。

当年,孙家鼐在北京劳心劳力地做官,偶尔回故乡寿州省亲,每次回来就住在“高大门”这处宅子里,时常青衣小帽,背着手上街四处走走看看,感受一下故土气息。因久居京都,他又在北京廉子胡同建有府第。

时代更迭,世事沧桑。随着家鼐公去世和清王朝的覆灭,进入民国的寿州孙氏家族也逐步走向衰落,孙家鼐故居无奈地步入了日渐破落的宿命。从上世纪三四十年代起,孙家鼐故居被国民政府没收,抗日战争时期,日军打进寿县城,占领了大院,将厢房改作洋行仓库,用来堆放军用物资。日本人走后,又临时用作寿县中学的学生宿舍。1949年3月18日,刘伯承指挥渡江战役的途经寿县时,刘伯承因仰慕家鼐公,就特意住进了高大门,边了解军情,边了解古城情况,特意借来《寿州志》阅读,还深入街巷民间了解民间轶事,听到绝妙之处便哈哈大笑。解放后,这里成了县供销社的办公地,楼下办公,楼上住着职工,这一住就是几十年。

上世纪七十年代,北街扩建,“高大门”正好处在规划待建的街面上,命运可想而知,不由分说就给拆了。而北过驿巷的那道门,被毁的更早。家住北街上的一位孙姓老人说,他还是小时候见过那道门,虽没有“高大门”巍峨,但也显出富贵人家的气派,当时,门上还悬有“状元及第”的匾额。等到1980年以后,陆续又有住户搬了进来,大院里又迎来建房潮,几年功夫,院内就像雨后春笋般地长出了许多高高低低、歪歪扭扭的民房,它们像潮水一样淹没了老宅的身影。如今高大的门楼和连绵的院墙都已不复存在,一代帝师孙家鼐的故居,却成了一处开放式的杂乱无章的破败的建筑群,慕名拜谒孙家鼐故居的外地人,如果没有当地人的指引,很难在迷宫般的狭窄过道里找到昔日的状元府!

虽然如今状元府内部结构已被破坏殆尽,但站在北边的高处南望,仍能隐隐相见当初名门大户的非凡气象。在孙家鼐故居的东南角,还侥幸保留着两排较好的旧房,在人们眼里,这些房子在当时也不失为上好的主厢房,不仅宽敞明亮,通风性也极佳,想来当年是用来接待重要客人的地方。这间房屋外廊顶上的穹梁和立柱,刷的是桐油熬出来的熟油,虽有一百多年的历史,不但不显陈旧,反而有历久弥新的质感。房梁虽不做雕花巧饰,但却在廊两端屋檐下,用犀头砖雕来弥补,端重中有活泼,纯朴里不忘新潮,拿捏的恰到好处。这也是孙家鼐故居主体建筑的特有风格。

孙家鼐故居——高大门,笔者已多次前去拜谒过,每次去参观考察时,都有一种深怀庄严肃穆的敬仰之情,又难免产生难以言状的心酸惋惜之痛。昔日雕梁画栋、雍容华贵、气象非凡的状元府,如今却展现在眼面前的是:期期艾艾,密如破网般拥挤不堪、杂乱无章的民居。站在状元府仅存的两排阁楼上凝望,心潮彭拜,思绪万千……整座古城又何止状元府一处历史文物如此破败不堪呢?我们的文物部门和政府领导们如果眼观此景此情不知作何感想呢?

如今,寿州孙氏家族的族人们无不期盼希望不久的将来,高大门状元府第,这可是经历过清道光、咸丰、同治、光绪、宣统五个朝代,贵为光绪帝师,历任五部尚书、武英殿大学士、体仁阁大学士,资政院总裁,封建社会最后一个谥“文正”公,寿县历史上唯一一名,安徽建省以来第一个状元孙家鼐的故居啊!可如今,它早已被四十八户居民分割入住,不但七零八落、任意拆毁改建,而且缺乏基本的修缮管理,早已被折腾得面目全非、破败不堪,宛如一处惨不忍睹的“贫民窟”!看上去令人痛心疾首啊!对于这样一处弥足珍贵的古文物建筑和文化旅游资源,我们没有任何理由不把它保护好、利用好啊!

作为孙氏家族族人,在这里郑重呼吁:请社会各界给予密切关注,请各级政府和有关部门给予高度重视和关心,希望能像坐落在城南孙家厂的寿州孙氏宗祠那样,列入复修规划,修旧如旧,恢复“太傅楼”的原貌,并且希望能在高大门真正建立“孙家鼐纪念馆”,以丰富寿州古城的历史文化内涵,让近世师表,一代帝师孙家鼐引领寿州古城的旅游,使之走向全国,走向世界!

 

【陆】天津孙氏旧宅

 

清末民初的天津,是洋人、官僚、民族资本家集群的地方。那时的天津,按照西方风格建造的小洋楼比比皆是,天津孙氏旧宅就是林立其中的一处洋式豪宅。它是一代官宦之家走向发展民族实业辉煌之巅的丰碑与缩影。

笔者对天津孙氏旧宅的故事早有耳闻,并仰慕已久。2013年5月,趁应邀参加孙氏文化研讨会之机,专程到天津孙氏旧宅拜谒,受到如今为天津和平宾馆办公室主任颜志平女士的友好接待。她陪同我参观了孙氏旧宅概貌,并介绍了相关情况,让我非常感动地是,她还特意赠送给我几张孙氏旧宅主人后代弥足珍贵的照片。这几张照片是主人翁前两年回国专程来祖屋探访的美籍华侨,照片后面附有英文简介,这对我们了解状元公家鼐嫡系后裔在美国的情况提供了线索。

天津孙氏旧宅建筑面积约为3996平方米,平面呈“∩” 形,琉缸砖墙体,三角坡顶,上开天窗,入口设于中部,上为露天阳台,整体对称,风格典雅。洋房的主人是寿州孙氏家族企业领袖孙多钰、孙震方叔侄的府邸。和其它小洋楼故事有所不同的是,这栋小洋楼的主人不单纯是一两个人,而是一个家族,甚至与这个家族的姻亲有着密切关系。

孙多鑫和孙多森他们是孙氏家族实业集团的领袖,高瞻远瞩,步步顺发,带出了一个家族实业集团,使寿州孙氏完成了一个从官宦家族到家族实业集团的转变。孙家各房子孙随后也陆续来到天津,他们在大营门、小营门、大理道等地方置产买房安家,开始了全新的都市生活。孙多鑫与孙多森先后病逝后,把掌管孙家产业的大权留给了其六弟孙多钰,还有孙多森长子孙震方等。随着孙多钰、孙震方叔侄在上世纪三十年代搬进大理道的寓所,寿州孙家在天津的故事翻开了新的一页。在中国近代历史上曾出现过一些声名显赫的大家族,其中安徽寿州孙氏家族由书香门第氏旧宅位于天津大理道66号,是三层别墅式洋房,砖木结到宦官之家,再发展到引领民族工业的近代实业集团,从而成为声名远播的名门望族。这个家族的辉煌既源自帝师孙家鼐,同时还与权倾朝野的李鸿章家族是姻亲关系。由于天津是李鸿章的淮军基地,当时是安徽人的天下,孙氏家族也将发展实业的触角延伸到天津。后来又与北方实业界领袖周学熙家族形成了既是联姻关系,又是发展实业的合作关系。孙多鑫与其胞弟孙多森在这样的官方背景下,在大江南北先后开创和参与投资了几十个企业,涉及面粉、水泥、纺织、金融等多个门类,其中最著名的是上海阜丰面粉厂和中孚银行,参与投资和经营的著名企业还有启新洋灰公司、滦州矿务公司、北京自来水公司等。孙氏家族迅速成为与安徽周氏财团相媲美的又一皖系实业集团而进入北洋实业界。而他们北上天津创业,则奠定了孙氏家族在中国工商业的地位及其随后的辉煌。

当初,孙多钰与孙震方及其眷属所居住的小洋楼,随着时代变迁和政权更替,于全国解放后即被政府接管。解放初期,孙氏旧宅被改造成“和平宾馆”,是天津条件最好的宾馆之一。五十年代至六十年代,“和平宾馆”是毛主席、周总理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到天津视察时经常下榻的地方,后来还接待过众多的国外政要、国家领导人以及寻常百姓。

如今的“和平宾馆”,翠绿成荫,古朴典雅,中西韵味兼容,仍然发挥着重点文物和旅游接待职能。这个历经几个朝代风雨沧桑的小洋楼,见证了时代的变迁,演绎了许多传奇故事……

 

【柒】北京西山八大处孙家别墅

 

      位于北京西山风景区南麓的八大处公园,为国家AAAA级风景区,是建国后首批北京市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是一座历史悠久、风水宜人、盛名远播的著名旅游胜地。民国年间,八大处有39座别墅,堪称京西之冠。在众多的别墅中,有两栋别墅的主人分别是孙多钰与孙文耀,孙文耀的父亲是孙多鑫,他们是叔侄关系。

孙多钰1905年入美康乃尔大学土木工程系学习,获工程师学位。1909年回国后获得工科进士。1913年后在国民政府铁路系统任职,直至出任交通部次长。1919年其兄孙多森病故后,孙多钰成为孙氏家族企业“通孚丰财团”的当家人。孙多钰本当坐镇中心枢纽上海指挥,但因孙氏家族在华北投资也相当大,与袁世凯、周学熙等北洋企业界关系密切,为照顾全面,孙多钰居住在天津,遥控上海,但因业务需要,经常往来于天津、北京之间。1934年,孙多钰在八大处营建别墅,作为来京时的避暑之地。别墅位置极佳,南与灵光寺隔沟相望,东可俯视三山庵,北望大悲寺。别墅为西式建筑,朴实无华,至今基本完好。院内花木扶疏,一年四季均有美景可赏。尤其是夏季,浓荫之下,暑意顿消,伴随着附近各寺传来的经声佛号,令人悠悠然如进入仙境。孙多钰平易近人,待人和蔼,闲暇之时常与看管别墅的纪殿臣聊家常。纪殿臣是石景山区焦家坟村人,自幼随父在八大处看庙。纪殿臣结婚后,与丈夫张桂林一起给孙多钰看管别墅。新中国成立前夕,孙多钰因心力交瘁致病,留在上海调治后又回到天津医治,1951年4月在天津大理道寓所病逝。孙多钰病重期间,纪殿臣专程到天津看望。

八大处另一栋别墅的主人是电影表演艺术家孙道临的父亲孙文耀。据《西山名胜记》记载:“孙氏别墅,在青厂之南,为旧交通部职员孙仲蔚养疴之所。孙君精于建筑学,其建筑构造,极为讲求。院中树木亦多,颇为幽静。”

孙文燿(1889一1949),字仲蔚,16岁成为邑庠生。清光绪三十四年(1908)上海震旦学院毕业后,考取浙江省第一届官费留学,入比利时罗文大学,攻读工程技术、机械制造及矿冶工程。辛亥革命成功的消息传来,与同学一起在校悬挂民国国旗,并捐款寄与孙中山。民国二年(1913)以优异成绩毕业。次年回国,到卢汉铁路(又称平汉铁路)长辛店机车车辆厂任工程师。后又接替外籍副厂长,成为第一位中国厂长。自己设计图纸,建起轧钢车间、铸造车间,生产各种机车配件。民国七年(1918),去欧洲考察路政,购置机车,引进技术。不久,调任交通部路政司考工科科长、技正,并兼技术委员会、购料委员会委员,主管全国铁路的设计、土建、机车、机电等建设事宜。他所拟订的铁路部分规章制度,至二十世纪三十年代仍为国内铁路部门沿用。这期间还完成了北平市有轨电车工程的规划和设计。民国二十三年(1934),被聘任为包(头)宁(夏)路总工程师,因限于经费,此路未建成。

卢沟桥事变以后,日伪为加强对铁路的控制,请孙文燿出山,孙断然拒绝敌伪当局招聘,以“养疴”为,在八大处别墅隐居。隐居期间,他鼓励子女参加抗日救亡的爱国运动。日寇投降后,孙文燿于民国三十五年(1946)春,受聘于北洋大学北平分校任教授,翌年改去唐山交通大学任教。民国三十七年(1948)底,在沪病倒,急返故里。1949年6月,因心肌梗塞辞世。

孙文耀在弥留之际,得知嘉善解放,新中国即将诞生,嘱咐子女将朱家埭6号所有60余间房屋等捐献给政府,以示对新中国的热爱。也许有读者会问,孙道临为什么说他的籍贯是浙江嘉善呢?因其母是嘉善人,孙道临兄弟姐妹五人主要随母亲居住在嘉善长大的。孙道临从八岁起,就随父亲在孙氏别墅居住。八大处孙氏别墅也是他们的家。有资料显示,据居住在八大处四平台的老住户讲,日本侵华期间,鬼子得知八大处有电台,挨门挨户搜查,结果一无所获。孙道临的二哥孙以宽,大学毕业后赴太行山革命根据地,参加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斗争,孙氏别墅曾一度成为秘密联络点;孙道临也曾参加爱国抗日活动被关押过,因察无实据,不得不无罪释放。谁能断言,这奇怪的电波信号,不是从孙氏别墅发出的呢?

孙道临儿时受父亲影响颇深,科学救国思想在心中扎了根,父亲作为一个书香门第的脊梁,留学比利时专攻建筑,带着科学救国的理想回国投身铁路建设,与其叔叔孙多钰同在铁路系统工作,十分钦佩为中国铁路之父詹天佑。少年孙道临曾与父亲同住北京西山,父亲设计筑路图纸,儿子依样画葫芦上色描线,还为父亲整理资料卡片,为装配一架矿石机绕线圈动足脑筋。父子俩常常面对夕阳塔影、满山红枫抒发爱国激情。又坐过几回火车出行京城,火车穿洞而过盘山而上,那种辽阔而又舒坦的心情留下了不可磨灭的记忆。如今的孙氏别墅在今北京军区院内,今已移做他用,面目皆非,其址已难辨矣。

 

 

【捌】孙氏企业的发祥地

 

    一、上海阜丰里

苏州河进入上海市区后,靠近恒丰路桥的后面,有一处面积最大,两面临水,一面临街的地方,莫干山路从中间穿过。百年前,这里杂草丛生,瓦砾遍地,中国第一家机制面粉厂——上海阜丰面粉厂就诞生在这里,它是寿州孙氏家族企业的发祥地,在中国工业史上占有重要地位。

1898年,孙多森、孙多鑫兄弟,在苏州河边购买了土地作为建厂基地,又在北京东路租得一幢办公楼房,阜丰面粉厂就这样大胆地上马了,后来一举成功,并越做越大,他们兄弟被誉为“面粉大王”。阜丰面粉厂厂区和生活区占地方圆几十亩地。这个厂最兴旺的时候有职工2000多名,几乎全是寿州人,而寿州孙氏族人又占了三分之二。原来,所有职工都住在阜丰面粉厂隔壁的“三十间”。百年来,老工人退休了儿子顶替,儿子老了孙子顶替,不少家庭人老几代都在阜丰厂里工作。这个厂就像个小社会,办了两所职工子弟小学,一所职工医院,凡本厂职工及其子弟治病、读书一律免费;弄堂口的老虎灶免费供应开水;家里来客人了可以到食堂打菜;到了冬天,厂里会拉来几卡车木柴往弄堂口一倒,供各家取暖。

阜丰面粉厂是一个人性化很浓的家族式企业,直到新中国成立后,先实行公私合营,后完成国有改造,厂里职工一直坚守着。到了改革开放后,有本事的年轻人都飞走了,而老人们还守着阜丰里,操着乡音,一脸的沧桑。2006年,阜丰面粉厂正在等待新一轮的开发,随着轰隆隆的一连串爆破巨响声,浓烟滚滚,阜丰厂、“三十间”,以及单身宿舍,全都被夷为平地。百年面粉厂企业终于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与阜丰面粉厂相依为命的“老阜丰”们,含着眼泪,极不情愿地拿着政府的拆迁补偿,只好去谋求新的生活门路了。历史不该忘记,寿州孙氏更不该忘记,上海阜丰里这个近代民族面粉业的发祥地!

 

二、孙多森兄弟上海别墅


在茂密的梧桐树掩映下的上海华山路中段,靠西边武康路口,有一片淡黄色的西班牙式别墅建筑,原是当年上海阜丰面粉厂创办人——“面粉大王”孙多森、孙多鑫兄弟的私家别墅大院。整幢楼外形高低错落有致,其建筑上部为红色西班牙式筒瓦覆盖斜面,屋顶配置欧式壁炉、烟囱,建筑立面为奶黄色粉饰墙面,配以各种造型精致的门廊和形态各异的漂亮阳台,其西班牙式建筑特征较为明显。在绿色草坪的映衬下,整幢别墅尽显宏伟格局与雍容华贵之气。

这座豪华气派的三层别墅式独立花园洋房,被命名为“孙家花园”,建于1918年。可想而知,这是孙氏兄弟事业有成后,对先祖孙蟠公建造八公山孙家花园的纪念。华山路孙氏公馆的地皮,原先是其表舅丁香花园主人李经迈(李鸿章长子)所有。当年,半条华山路都是孙多森老娘舅李家的。由于孙家与李家的姻亲关系,孙氏兄弟就从表舅手中买过来地皮建造了属于孙氏家族的别墅洋房。其东边向长乐路延伸是3幢4层楼的公寓式楼房,与华山路823~827号一起形成安静而有品位的居住区。孙氏公馆南侧宽阔的二层露台,向花园延伸出一段平缓的弧形台阶,富有浪漫色彩。住宅虽紧邻华山路,但院内数株参天的法国梧桐阴翳蔽日,使得住宅更显别有洞天。不过,现在这些洋房既不姓李,也不姓孙。华山路别墅洋房在解放后由政府接管,现在一部分为民宅,住进了普通居民;另一部分属永乐电影公司,建筑物现为市级优秀建筑保护单位。

 

 三、孙伯群上海范园


在上海江苏路与平武路之间的华山路,有一片占地面积5公顷的别墅群,孙氏家族龙头企业上海阜丰面粉厂总经理孙伯群就住在那里。1900年初,这里曾是美籍房地产开发商小马立斯的跑马游乐场,民国5年(1916)被改造成为花园式住宅区。有英国式、法国式、西班牙式三层花园住宅12幢。业主自诩是当时模范的花园式洋房,故名“范园”,为上海境内高级住宅区之一。

1932年,范园6号被上海面粉大王孙伯群买下,经过装饰后作为私宅。孙伯群与父亲孙多巘(阜丰面粉厂原厂长)、祖父孙传檙(阜丰面粉厂原总董),以及家眷们,从1932年后,就一直住在这座四层洋房里。这是一幢英国殖民地外廊式建筑,兼有文艺复兴时期古典主义建筑风格的代表作。尽管体型较大,但立面明快,红白相间,在上海滩实属难得。

当时在范园居住的还有:李铭(系原中国银行董事长、交通银行董事)、徐志摩的父母、李馥荪(浙江实业银行董事长)、叶铭斋(日本横滨正金银行买办)等在上海叱咤风云的人物。由于孙家的声望显赫,据说解放后,刘少奇、周恩来、董必武、陈毅等党和国家领导人都曾经到此拜访,并留宿在这座洋房里。

 

【玖】孙氏家族其他古建筑

 

大夫第(孙蟠故居):坐落在寿县南大街留犊祠巷内,坐北朝南,始建于清乾隆年间,当时为孙蟠的住所。孙蟠为一品荣禄大夫,他有七个儿子,其中二品大夫一人;三品大夫一人;五品大夫三人,共五个大夫。他有二十九个孙子,大夫共十八人,其中二品大夫两人;三品大夫三人;四品大夫四人;五品大夫九人,共十八个大夫。孙蟠及其儿孙共计二十四名大夫,所以被称为大夫第。“大夫第”(孙蟠故居)建筑群,2011年被列为“安徽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孙家粮库:位于寿县南大街向西有座孙家粮库,据民间传说,“东十房住客,西十房拴马”,“西十房”当时是孙家做后勤保障的仓库。那黑压压一片的古建筑群,就是已经渐渐消失在人们记忆中的“西十房”的领地。走近“西十房”孙家粮库建筑群,依然高高矗立,让人遥想当年孙家是如何骡马成群,物资浩荡的?孙家粮库被列为县级文物重点保护单位。

司徒越故居:位于寿县南大街向西,距离“西十房”不远处,有座古色古香保存完好的四合院,两层小楼,典雅幽静,在大门右侧勒进墙体的石版上镶刻着“孙家住宅”,被列为“县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这就是著名书法家司徒越(孙方锟)的故居。

状元街:与寿县南过驿巷遥遥相对的一条古巷就是状元街。这里曾经是孙状元生活过的地方,当地百姓以此为荣,遂改称此巷为状元街。斗转星移,古老的状元街现已被市政建设改造得面目全非,但依稀还能觅见几间颇有古风的老宅。时代前进的步伐自然难以挽留逝去的辉煌,给人们留下的只有无限的沉思遐想。

藏书楼与蒙养学堂:在寿县南大街实验小学的南边有个楼巷,此巷之楼原为同盟会老会员、安徽省首任都督孙毓筠与孙氏族人共建的藏书楼,在此巷中,还有一座由孙毓筠捐产创建的蒙养学堂旧址。

孙家绣楼:在南大街工商银行北边,有栋小楼曾经是寿春镇许统领的故居。但据知情的老百姓讲,那处小楼并非是许统领的私宅。它早年曾是寿州孙氏家族的一处绣楼。

如果你站在南门楼的城墙上,俯瞰寿州城,以南大街为中线,从南向北,再斜视到西街,再斜视东北到东街,那一大片一大片的老式古民居,原来全是孙家的地盘!转眼一百余年间,曾经辉煌一时的东十房、西十房、大夫第、状元府……等孙氏建筑群,早已易主。随着时代的变迁,寿州孙家也逐步走向衰落,同时也伴随着这座古城众多文化遗迹的消亡败落,此时此刻,不由得让人感慨万千……呜呼!壮哉!悲哉!

作者:孙治安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